纯文学百科

广告

那是一抹金黄吗?

2011-11-20 20:42:29 本文行家:姜雨彤

金黄我一直认为自己比别人最先感知到秋天的来临。因为,每到接近立秋时节,特有的体质最先感觉到寒意,不由得自言自语:寒冷就要来临。夏天还没有过够,就在猝不及防中迎来了秋天。双脚冰凉,提前告诉我秋天来了,要及时添加衣服了。因此,夏天的衣服还没有轮换着穿完,就已经换上了秋装。在这之前我从未想过秋天对我而言有何意义,不悲秋,自然就感受不到那种“自古逢秋悲寂寥”的感慨。无非就是季节的更替,时光一点点流逝而已。

金黄金黄


我一直认为自己比别人最先感知到秋天的来临。因为,每到接近立秋时节,特有的体质最先感觉到寒意,不由得自言自语:寒冷就要来临。

夏天还没有过够,就在猝不及防中迎来了秋天。双脚冰凉,提前告诉我秋天来了,要及时添加衣服了。因此,夏天的衣服还没有轮换着穿完,就已经换上了秋装。在这之前我从未想过秋天对我而言有何意义,不悲秋,自然就感受不到那种“自古逢秋悲寂寥”的感慨。无非就是季节的更替,时光一点点流逝而已。

秋天来得很突然。早晨起床后,拉开窗帘,看着廓清的天空,静静感受着那种开阔的意境——这是一种细微的、不易觉察的事物引发的心理活动而产生的幸福感觉。由于能感受到云淡风轻,甚至可以在喧嚣的城市中去想象收获的情景。

秋天出其不意地到来,秋风过后,金黄立刻占领了整个大地——层林浸染,落叶遍地,河流在奔涌低泣。空气中裹挟的秋意,无不在争相奔走,告诉世间万物,繁荣和衰败已经被秋天牢牢统治。

候鸟毫无眷恋地从寒冷的北方向遥远而温润的南方迁徙。高空中隐隐传来它们的叫声,似乎惊醒我温暖的梦境。此情此景,让我想起往年的春天,一直记得来我家门安家的紫燕。因为安装了如铜墙铁壁般的楼宇门,在今年的春天,“不记得”找到回家的路了。我知道,一定不是燕子忘记回到原来的家,而是它们感觉到这个家已经不再是安全的庇护所了。尽管如此,门外照明灯上的燕巢依然完好无损为其守望……

我站在家中,眺望户外,心情如许平静。耳畔清晰地传来麻雀的鸣叫声,它们乱作一团寻找着可口的食物。一种奇怪的念头闯入我的脑海中,我不禁在暗自思忖:是窗外的鸟儿聚集在孤岛中,还是身在室内的我寄居在孤岛中?

一阵秋风袭来,答案已经无从深究,只是凝视着已经枯黄的树叶开始脱离枝干,纷纷扬扬地飘落。没有绿意的叶子落个不停,随着秋风的方向时而斜飞,时而垂直降落。然而,无论降落在哪里,那都是它们的宿命。如果能够垂直降落在树根下,那么它还可以紧紧拥抱着母体,直到经过时间的历练,融合在一起;如果随风降落在山川河流,那么只能随波逐流,走向未知的远方。试想,人也莫过于如此,如同落叶那般不能左右自己的人生际遇,被命运之绳牵扯,随意摆布着人生的方向。

今年的这个秋天多了一层与往年不同的意义:让我学会了思考,更能深切地去感悟生命的真实意义;让我能够身处喧嚣而独自品味心灵的宁静。在今年的这个秋天里,我眼中看到的是缤纷的秋色,感受到空阔悠远的意境,让我在对秋抒怀的同时,没有错过金秋的美景,没有因为丰腴而繁华的盛景急转而下的衰败去感伤。

秋天的况味让人感受到时光匆匆,盛象难继续,而古人对于秋的吟诵更是各不相同。一叶知秋,心境不同,随之而来的感受自然也不尽同。我眼中的秋,不仅包容了残枝败叶,硕果累累,让我在深思的同时,能够得到或者看到一些什么。于是,我在心里暗暗告诉自己——我深信,并且深知,这是我平生第一次这样真切的感受到秋天,第一次对盛和衰有了不一样的人生感悟。

我一直相信,人生经历决定人生感悟,生命在不同的时间段会有不同的认知。秋上心头是个愁。绵绵秋雨的降临,打湿了多少文人墨客多愁善感的心,驱散不了阴郁心空的片片愁云。这时,秋天就在无形中成为一个杀手,而秋风、秋雨也在动与静中扮演着无情与肃杀的角色,凋零着一切生机盎然。

秋雨过后,一定会迎来一个阳光明媚的好天气,但是在太阳露出笑脸之前,时常会在早晨的时候看到映入眼帘的淡淡的如轻纱一般,笼罩在空中的乳白色的雾霭。这时,干枯的叶子,金黄或者翠绿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因为,眼中的一切颜色已不甚明晰,只有袅袅的雾气让人感觉如置身于幻境。

苍穹浩淼,人生无限。我在中秋时节喟叹生命从盛走向衰,又力挽狂澜从衰转变为盛的情感冲击。我知道,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人生舞台,都会在心中悄然编织瑰丽的梦。快乐的人会感觉生命如歌,岁月如梭,即使人生是灰色的,也会当做金色来度过;痛苦的人感觉逝者如斯夫,岁月蹉跎,即使生命中有过灿烂,心里哀怨的也是枯黄黯淡……

太阳悬挂在高空,深深刺痛我的眼睛,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在窗前伫立了很久很久,然而那一片金黄却始终闪现在眼前,挥之不去……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姜雨彤姜雨彤,烟台市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散文集《一径纤香》,诗歌、散文及短篇小说散见于《感悟》杂志、《黄河诗报》、《中国建材报》、《中国诗歌在线》、《中国诗歌精品100首》、《新生力文学》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