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文学百科

广告

那哭声是巨大的城池吗?

2011-12-08 20:36:39 本文行家:姜雨彤

诗歌伤水——那哭声是巨大的城池——品读伤水诗歌《大悲哭》随感诗歌是凝聚了诗人全部性灵和心血的产物,不仅有其浪漫和诗意的一面,更有其对纯洁与美好生活的代言及颂扬,和对丑恶现象与灵魂肮脏的鞭挞及痛斥的一面。所以我认为,对于诗人的呕心沥血之作应该予以尊重和珍惜。对我而言,诗歌还有另一个益处,那就是比音乐更神奇之处——能迅速治疗心灵的伤痛,缓解浮躁不安的心绪。曾几何时,每当我内心烦乱的时候,就会想起那几句

诗歌诗歌


伤水——那哭声是巨大的城池

                     ——品读伤水诗歌《大悲哭》随感

 

诗歌是凝聚了诗人全部性灵和心血的产物,不仅有其浪漫和诗意的一面,更有其对纯洁与美好生活的代言及颂扬,和对丑恶现象与灵魂肮脏的鞭挞及痛斥的一面。所以我认为,对于诗人的呕心沥血之作应该予以尊重和珍惜。对我而言,诗歌还有另一个益处,那就是比音乐更神奇之处——能迅速治疗心灵的伤痛,缓解浮躁不安的心绪。

曾几何时,每当我内心烦乱的时候,就会想起那几句诗“我惶恐不安:还有哪些亏欠,哪些忏悔,哪些阴暗/有妻有女,有车有房,我生活安逸/内心也有煎熬,可还用不着捶胸嚎啕”每当这时,我就会走进诗人伤水的博客,每次都会点击那首诗歌《大悲哭》,奇怪的是,只消反复品读两次,我的心情就会得以平复。今天,当我再次不由自主地走进这首《大悲哭》中,我决定要为这首诗歌写下一点文字,表述我内心浅显的感受。不为别的,只是有感而发,感谢诗人伤水,感谢诗歌——《大悲哭》。

其实这首诗歌,在我接触诗人伤水的文字至今,曾一度被忽略过。而就是这首被我忽略过的诗歌,在我心绪低落的时候一直陪伴着我的心情慢慢由阴转晴,直到内心能感受到天是蓝的,心是亮堂的。所以,对于文字的神奇,诗歌的神奇,我是感受至深,抑或是冥冥之中的一种心理契合,和源自于无形中的神秘力量的驱使。因此,我更愿意把品读诗歌带来的那种无言的快乐写出来,把诗歌的魅力写出来,与众人分享。

人活在当下这个极其喧嚣的世俗社会中,内心浮躁的不在少数,有几人能对自身存在的价值与归宿提出质问与质疑?又有几人能超越世俗所局限的,摆脱混乱不堪的信仰危机,直抵事物的核心问题,让人心不再慌乱,生活不再盲目呢?而品读一首好的诗歌,洞彻诗歌的真谛,感悟其中的内涵,无疑会让人的心灵得以恬静和安宁。

此刻,当我跟随着诗句“把打开的音乐匆匆对折起来/我寻找那个痛哭的人/”的时候,眼前仿佛也闪现了诗人所描绘的画面“满大街的众生没有面孔,轮胎失去了圆/来历不明的背影一闭一合/”。这是怎样的一幅场景,耳畔传来何种声音?“而哭声如风,如滂沱,如大赦的死囚们,倾泻而出/刈掉起伏的麦浪,一片整齐的麦茬/灌进精加工车间的门窗,铜屑飞扬/痛哭的光亮,像雪,像冰凌,从天空融化而下/冷酷打湿了我的左脸”读到这里的时候,心莫名地被纠缠着,甚至会让读者感觉到“冷酷打湿了我的左脸”。 “左脸”,是最值得一提的一个重要的词语,因为诗歌是精炼的,每一个字词也都是有用意的。试想一下,诗人为何不说冷酷打湿我的脸,而非要用“冷酷打湿了我的左脸”呢?我想,左脸应该是反映社会中的自己,而右脸则是反映内心的真实自我吧?接下来的“是的,那个痛哭的人肯定就在右边/不是凝噎,不是抽泣,而是磅礴,是撕心裂肺/大音稀声,却真切地扯破我的内衣/咣当打碎我盛饭的蓝花瓷碗/”读到这里,心瞬间感觉到豁然开朗,我的理解应该是正确的,真实的“我”在“大悲哭”。运用的意象颇为冷隽,而带给读者的感受却是震撼与共鸣。

“我一定要寻找到那个痛哭的人”,这是一种决绝,是真实的“我”和“痛哭的他”隔着时空呼应、对话,是庆幸,是幸福。因为“至少,他清楚地知道他的痛苦/心有大悲的人,肯定不在麻木和慌乱中/”这是一种沉默的语言,却具有有声的力量,立意精确、缜密,无须雄辩,却更胜于雄辩。这是诗人伤水的诗歌特点,是源于诗人对物质世界、对生命个体的感与悟,诉诸视觉的意象和诉诸听觉的节奏于诗句中,充实诗歌的内涵与厚度,达到启人哲思的目的。

在物质社会中,诗歌的功能已经被所谓“大众化”、“娱乐化”的东西所替代,很少有人去细想除开物质层面的丰富,还有心灵世界需要滋养和沐浴纯真,体味那种诗性的光芒所带来的无言的快乐。走进伤水的诗歌中,读者首先不要被他铺排的陌生意象所干扰,这都是诗人经由诗心和知性调整后的社会现状,人心百态,呈现给读者的是一面虚实相间的镜子,至于领悟与感受如何,还需靠自己的理解力去挖掘了。

 

附录伤水原诗:《大悲哭》

 

把打开的音乐匆匆对折起来

我寻找那个痛哭的人

满大街的众生没有面孔,轮胎失去了圆

来历不明的背影一闭一合

而哭声如风,如滂沱,如大赦的死囚们,倾泻而出

刈掉起伏的麦浪,一片整齐的麦茬

灌进精加工车间的门窗,铜屑飞扬

痛哭的光亮,像雪,像冰凌,从天空融化而下

冷酷打湿了我的左脸

是的,那个痛哭的人肯定就在右边

不是凝噎,不是抽泣,而是磅礴,是撕心裂肺

大音稀声,却真切地扯破我的内衣

咣当打碎我盛饭的蓝花瓷碗

我惶恐不安:还有哪些亏欠,哪些忏悔,哪些阴暗

有妻有女,有车有房,我生活安逸

内心也有煎熬,可还用不着捶胸嚎啕

不由自主地把水龙头拧紧,把经书合拢

我一定要寻找到那个痛哭的人

求他把全部泪水交给我

给他手帕,给他路费,送他回家

但我凭什么要他理睬我,顺从我,听命我

那哭声是巨大的城池,就不会绝望

那泪水是被绑架的天空,就值得仰望

痛哭何尝不是他的幸福——

至少,他清楚地知道他的痛苦

心有大悲的人,肯定不在麻木和慌乱中

他所在地方,因他的悲哭而下陷,下陷,再下陷

涌上来的泥土,和泥土之上的楼房,和楼房内的争

吵、马桶抽水、电视广告声

一起掩埋了他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姜雨彤姜雨彤,烟台市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散文集《一径纤香》,诗歌、散文及短篇小说散见于《感悟》杂志、《黄河诗报》、《中国建材报》、《中国诗歌在线》、《中国诗歌精品100首》、《新生力文学》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