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文学百科

广告

滴血的玫瑰被雪打湿了吗?

2011-12-14 14:49:34 本文行家:姜雨彤

雪卧夫:滴血的玫瑰被雪打湿——《玫瑰与雪,或血》读后感初识卧夫老师的文字是源于那首散文诗《玫瑰与雪,或血》,立刻就被深深地吸引了。吸引我的是审美、是语言、是丰富的想象力和敏锐的思维能力,还有精心营造的意境:“我一直想着这样一种图案:一朵玫瑰,在雪地上流血。”作者在开篇就把文字中的意象铺排开来,描绘了一幅生动的图景呈现在读者面前,给人的感受却是痛楚的、刻骨的。玫瑰,代表美好的爱情;雪,最是诗情画意,

 

雪

卧夫:滴血的玫瑰被雪打湿

                  ——《玫瑰与雪,或血》读后感

 

初识卧夫老师的文字是源于那首散文诗《玫瑰与雪,或血》,立刻就被深深地吸引了。吸引我的是审美、是语言、是丰富的想象力和敏锐的思维能力,还有精心营造的意境:“我一直想着这样一种图案:一朵玫瑰,在雪地上流血。”作者在开篇就把文字中的意象铺排开来,描绘了一幅生动的图景呈现在读者面前,给人的感受却是痛楚的、刻骨的。玫瑰,代表美好的爱情;雪,最是诗情画意,颇受文人雅士的青睐,同时也是纯洁的、易逝的、恶势力的环境之象征,这一重要的意象是双重性的——既是浅显凡俗的,又是深厚而超越的;而血则是代表刻骨的痛楚,这三者联系到一起,就不难理解到作者所要诠释的内涵。

诗人首先在第一段落就开宗明义,向读者阐述了所要表述的文字意欲何为。而接下来的文字渐渐地由浅入深,跃然于笔端的是诗人把自己对人生的感受,对生活事件的感受,对情感世界抑或是对爱情的感受,从感知的角度,把自己源于生活而得出的深切感受,用诗歌的语言写出来,更真挚,更容易引起读者的共鸣。

“这朵玫瑰一脸秋色,在凄美中透漏着一丝憔悴。于是,我就开始等待一场雪的到来,一边构思玫瑰的血。”在此种语境中,读者不难感受到那种心痛、凄美,落寞的情怀因此而产生。作为一个真正的诗人来说,总是懂得运用富有感知力的字眼,达到一种震撼读者内心的效果。诗人听从内心的律令,没有拒绝真实的情感,巧借诗文彰显内心的感受,反而显得更纯粹一些。

当我读到接下来的“一首温暖的流行歌曲鼓励着我在一个女人的肩头靠了一会儿,她那波浪般的长发有一种让人想入非非的麦子的香味。然后我就走了,那种麦子的香味随即就被冷漠的夜色挥发,没留下任何痕迹。”温暖又美好的词语,清晰的场景,淡然的叙述,极富浪漫主义的情怀和诗意。平静舒缓的语气,不需要刻意的象征和隐喻,当你摆脱文字的表象,深入内涵的时候,却能感受到作者的内在情感在暗流涌动。

“我仍然致力于把一朵玫瑰放到雪白的雪上,并让玫瑰流出血来,或者流泪。”叙事与情感的流露转换得如此自然,非常主观、执着,而又非常有诗意描绘了栩栩如生的画面,如身临其境一般。而当读者沉浸在其中的时候,作者却笔锋一转“尽管我的动机很可疑。”这样就不由得你眉头紧皱,打开自己的想象空间,去思索作者究竟表述的因何而可疑。

不需要刻意粉饰和遮蔽什么,“我”没有漠视自己的内心。当“人们正在很自觉地脱掉外衣,我根本来不及对虚构的目光含情脉脉,羊群还在远处的时候,我已逃往别的地方,怀念被我扔到海里的一个啤酒瓶子。”在这里,诗人运用技术的修辞与隐喻,追求一种叙述的张力,达到了意想不到的艺术效果。尽管“北风已经不会哭了。”“我”依然坚守不变的诗心,或者是对爱的固守,绝不随波逐流。

生活就是真相,艺术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正因为这样,“所谓的黑暗,也并不是伸手不见五指。可是,很少有谁被抚摸的时候,打量一下对方是人是鬼。”富有哲思的语言,在阅读之后能引起读者的反复思考,和悄然而至的阅读快感。“不必尽你一生,一天的时间太短,一万年又太长。能让玫瑰怒放一个星期就足够了。其实我知道玫瑰只能流泪不会流血,如果必须染上颜色,只能用我的血。”读到这里的时候,会产生非常震撼的感觉。我想,爱情可以抚慰人的心灵,纯化人的感情,使人忘记喧嚣的俗世中的各种烦恼,找到人生的启迪和生命的灿烂芳华。不求天长地久,只求曾经拥有的理想境界,哪怕用“我”的“血”为“玫瑰”增色。

“我可以割腕,当血把雪染红,放上一朵玫瑰。”这是诗人对爱情决绝的态度,把表现内心的层次推向了深层。在自问中“那么,我的血若因此流干了可怎么办?”将读者的心提了起来,达到作者和读者的心灵契合。

接下来的答案即将揭晓,“我摸摸我的心,然后又摸肚皮,忽然发现玫瑰只是一种概念,血或雪只是一种颜色。如果用血浇花以及用雪葬花,根本不能保护原来的情绪。于是,我想起红药水。等雪来临,我就用红药水代替血,制造一个血淋淋的假相,揭发一种浅薄。”这是诗人勾勒的智慧世界,内心的守望,或者是一种期盼。尽管是虚构的,但是作者将情感以及对待事物的观点经由诗歌的进入,呈现给读者的是自然的美感,修辞的美感,情感流露的真切,这些都是美的源头。但是,通过作者的陈述,我们也从另一面感受到了诗人内心深处隐含的忧伤和落寞。

卧夫的这篇文字的魅力就在于让读者在阅读欣赏中,能够调动自己对文字的感知力去发现、开掘、思考和领悟。在这样的不断阅读中,你才会发现这朵滴血的玫瑰静静躺在雪地上的那种冷艳和刻骨的美,是如此的牵动你的心。

 

附录原文:《玫瑰与雪,或血》

 

我一直想着这样一种图案:一朵玫瑰,在雪地上流血。
    这朵玫瑰一脸秋色,在凄美中透漏着一丝憔悴。于是我就开始等待一场雪的到来,一边构思玫瑰的血。
    一首温暖的流行歌曲鼓励着我在一个女人的肩头靠了一会儿,她那波浪般的长发有一股让人想入非非的麦子的香味。然后我就走了,那种麦子的香味随即就被冷漠的夜色挥发,没留下任何痕迹。
    我仍然致力于把一朵玫瑰放到雪白的雪上,并让玫瑰流出血来,或者流泪。
    尽管我的动机非常可疑。
    人们正在很自觉地脱掉外衣,我根本来不及对虚构的目光含情脉脉,羊群还在远处的时候,我已逃往别的地方,怀念被我扔到海里的一个啤酒瓶子。   
    北风已经不会哭了。
    所谓的黑暗,也并不是伸手不见五指。可是,很少有谁被抚摸的时候,打量一下对方是人是鬼。
    不必尽你一生,一天的时间太短,一万年又太长。能让玫瑰怒放一个星期就足够了。
    其实我明知道玫瑰只能流泪不会流血,如果必须染上血色,只能用我的血。
    我可以割腕,当血把雪染红,放上一朵玫瑰。
    那么,我的血若因此流干了可怎么办?
    我摸摸我的心,然后又摸肚皮,忽然发现玫瑰只是一种概念,血或雪只是一种颜色。如果用血浇花以及用雪葬花,根本不能保护原来的情绪。
    于是,我想起红药水。
    等雪来临,我就用红药水代替血,制造一个血淋淋的假相,揭发一种浅薄。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姜雨彤姜雨彤,烟台市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散文集《一径纤香》,诗歌、散文及短篇小说散见于《感悟》杂志、《黄河诗报》、《中国建材报》、《中国诗歌在线》、《中国诗歌精品100首》、《新生力文学》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