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文学百科

广告

无题

2012-01-29 13:52:38 本文行家:雪来哥

Chapter1紫薇手里提着刚从超市血拼回来的大包小包,脸上带着笑意,嘴角微微向一边撇着,看似心情很好地迈着轻松的步伐回到了她的家。这个所谓的家,不过是一间不足三十平米的小房间,里面的陈设也很简单,甚至可以用单调来形容。很显眼的一张双人床摆在进门的右角,正对面是一张过气陈旧的书桌,桌子上摆着一台二手电视。房间没有窗户,相必夏天非常地热。墙上贴着些歌星的海报之类的东西,由于估计已经有些时日了,海报上



无题无题


Chapter1

紫薇手里提着刚从超市血拼回来的大包小包,脸上带着笑意,嘴角微微向一边撇着,看似心情很好地迈着轻松的步伐回到了她的家。

这个所谓的家,不过是一间不足三十平米的小房间,里面的陈设也很简单,甚至可以用单调来形容。很显眼的一张双人床摆在进门的右角,正对面是一张过气陈旧的书桌,桌子上摆着一台二手电视。房间没有窗户,相必夏天非常地热。墙上贴着些歌星的海报之类的东西,由于估计已经有些时日了,海报上人物的样貌甚至都不甚清晰。噢,这个房间最重要的陈设忘了讲,那就是摆在房间中央的一个大桌子。桌子上凌乱的摆着一些书籍、打火机之类的东西。总的来说,这是一间极其简陋的出租房。

紫薇将购买的东西一一整理好放在桌子上,有一个烛台,一瓶红酒和若干刚出炉的外带小菜。紫薇心满意足地欣赏着自己的杰作,心里想着等会姚星回来一定会因为大吃一惊或者说是喜出望外而向她询问这一切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她再悠悠地告诉他,你一定忘记了,今天是我们交往一周年的纪念日啊。然后两人开始甜蜜地在烛光微微的火光中品着酒,畅谈过往。想到这里,紫薇不禁莞尔一笑,暗笑自己想得太多。

在等待姚星回来的时间里,紫薇坐在床上,回忆着和姚星相识,相遇的点点滴滴,每一点微不足道的细节都让她开心不已。

那是去年的这个季节,面临毕业压力的紫薇在春节刚过,还没到开学的时候就早早从南方来到这个熟悉的校园,准备简历,四处找工作。在某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紫薇同往常一样来到一间公司应聘,在等待面试的时间里,姚星就坐在她的身旁。看来是竞争者。

姚星朝紫薇看了一眼,似乎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指着紫薇说:“你,你不是那个歌唱比赛冠军么?这么巧?”

紫薇蓦的转过头来,上下打量一下面前这个乱认亲戚的陌生人,故作严肃地说:“这位怕是认错了人吧,还是习惯喜欢用这种小伎俩来和女孩搭讪?如果是后者,恭喜你,你这招不管用,我可不吃这一套。”说罢,面试室传出紫薇的名字,紫薇顺势起身进去了。

姚星好像被一记重拳打蒙了一样,坐在那一动不动,估计他还没被女生这么打过枪吧。

应聘乏善可陈,无非是问问问题,聊下想法再回去等通知。紫薇对这个套路已经驾轻就熟,丝毫不显得慌张,沉稳冷静地完成任务之后,面试官飘来不咸不淡的一句话,看来经验上有所欠缺,回去等消息吧。紫薇用斜眼瞥了眼肥胖的面试官,好像厌烦了这样千篇一律毫无创新的回答后,从嘴里憋出句谢谢,起身出门。

刚出门,姚星一个箭步迎上来,吓得紫薇不由得后退半步,“你想做什么,这可是公众地方啊”。

姚星满脸堆笑:“你别误会,不好意思,吓到你了,我只是想告诉你我真的认识你,徐紫薇嘛……”

没等姚星说完,紫薇将包一甩:“废话,里面一叫,谁不知道,你就别套近乎了,拜托”。说完,自顾自往前走去,似乎迫不及待要摆脱这团缠人的棉花。哪知道这团棉花倒是不屈不挠,从旁边跟了上来:“你真的不记得吗?,你得冠军那首歌是唱的阿妹的听海啊。”

紫薇满腹狐疑地盯着姚星的同时,仔细地在自己的记忆库搜寻与之相匹配的信息。大学四年的确有参加校内组织的比赛,但都没有得到冠军,也没有演唱过听海啊,虽然说听海是自己很喜欢的歌,也常常唱,但,哎,难道是。很显然紫薇的表情出现一个顿点,好似肯定的感觉。姚星马上从她那白皙的面部发现出些微的蛛丝马迹并立刻追问道:“怎么样,想起来了吧”。

“算你对吧,不过那是好久以前,高中的事吧,你怎么知道呀”。

“嘿嘿,那时我就坐在台下给你鼓掌呢,对了,你得冠军还有我的一票呢,所以还得要感谢我”。这人脸皮挺厚。

“那你叫什么啊,我对你没什么印象呢。”

“我叫姚星,高你一届,比你早一年到这里来,说起来,学妹,我们真是他乡遇故知啊,得好好叙叙旧。”

紫薇习惯性地嘴角一撇:“跟你有什么旧好叙啊,咱俩都不认识啊,我看还是算了吧,我还得赶下个地方,这两天我非得找到工作不可,不然就断炊了。”
    “那这样,我送你去,我有车!”

“真的?”紫薇迟疑了一下:“那行,不过你不是也要面试吗”?

“我就甭面了呗,难得遇到个学妹,再说,我其实无所谓,我有工作,听说这待遇不错,只是来碰碰运气,没差。”

“噢,那你车停在哪呢,挺不错啊,都有车了,什么车啊?”

“就在外边,名牌,JAT!”说完,朝紫薇诡异地笑了笑。

姚星就带着紫薇骑着他那辆二手捷安特飞驰而去。郁闷得紫薇快当场昏厥。

就这样,两人身在异乡的人不知不觉地走在了一起。那年夏天一个平常上午,他们住在了一起,就是那个毫不起眼的小房间,成了他们的爱巢。紫薇一直觉得虽然暂时生活得不富裕,但是他们都是有理想的人,也在慢慢攒钱,会在不就的将来就搬出这个出租屋,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然后和姚星结婚。对于这一点,紫薇认为是毋庸置疑的,也许当她还不是那么肯定的时候,姚星所发的大大小小的誓言以及好朋友阿丽对他们羡慕到无以复加的眼神就足以填平她的所有的不确定。

 

Chapter2

十点了。紫薇心里默默念着。每当这个时间姚星还没回来,紫薇就开始莫名其妙的紧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还是车祸?越想心里越乱,越乱就越觉得心慌。但是她不能打电话去问,因为姚星有过规定,在工作的时间千万不要打电话,据说他的老板很凶,被抓到就是一阵狠批,说什么心思不在工作上拉之类的云云。对此紫薇是满腹牢骚,觉得这个老板实在很不人道,这个时候还不放人还不许打电话,每当这个时候姚星就安慰她,你还怕我跑了不成,放心,宝贝。在百无聊赖又心急如焚的情况之下只有跟阿丽打电话诉衷肠,一面骂着姚星老板种种不是,一面盯着时钟希望他快点回来。阿丽也早就习惯了紫薇的夜半铃声,知道她的作用除了倾听和时不时应付一两句嗯、啊、对啊之类的无意义语助词外就再没有任何功用,一旦电话无缘无故,不明所以就挂断的话也一点不担心,因为那代表姚星回来了。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

但是今天有点奇怪,紫薇挂了电话,已经半夜一点了,姚星还没有回来。根据以往的记录姚星从来没有这么晚不回来过。紫薇来不及细想,阵阵困意袭来,嘴里喃喃了几句不知所云的话就睡过去了。

第二天是星期天,按照以往的习惯紫薇会睡个懒觉等着亲爱的姚星轻轻地摇着着她的肩膀用他那略带磁性的男性低音在她耳畔唤道:“小薇宝贝,该起床了,太阳公公在呼唤你,早餐也在呼唤你哟”。然后紫薇会自我陶醉一般眯着双眼,伸出洁白的双臂,撒娇道:“抱我起来”。姚星言听计从地将她抱起再在她脸颊上送上甜蜜的一吻。两人开始享受周末的快乐时光。

但是今天没有。什么都没有。没有早餐,也没有吻,甚至连姚星都没有。紫薇缓缓睁开双眼,瞬间明白姚星昨晚没有回来,这是从来不曾发生过的事。难道他喜欢上了别的女生或者现在正和一个漂亮的女生在一起?这个念头一闪而过,但却像有备而来,似乎早已有过征兆,只是自己太单纯才没有发觉?紫薇被自己这个可怕念头吓到了,不会这样的,她心里默默地说着。

往姚星的手机打了电话,不出意料的关机。紫薇一下瘫坐在床上。现在应该怎么办?心里却还在安慰自己,不会的,姚星不是那样的人,我了解他,他是那么的爱我,他说过我们会永远在一起,我们会结婚,在一个小小的却颇具韵味的古老教堂结婚,教堂的周围栽满了一排排参天的黄角树,那是我们家乡的树,前来祝福的都是至亲的人,有父母,有朋友,有阿丽,有云波……对了,云波,紫薇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拨通了云波的手机。云波是姚星的同事,他一定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喂~”明显对方还带着睡意。

“是我,恩,”紫薇一时之间竟想不到可以筹措的词语。

“哦,紫薇啊”云波听出来了“什么事啊,大清早的,又要来打麻将啊,好歹也要等到下午吧。”看来他们经常去找云波打麻将。

“不是,我想问下你,姚星在你那里吗?”

“啊”云波倒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你开玩笑吧,姚星怎么会在我这里呢,对了,你家电视修好了吗?”

“什么?电视?”这回轮到紫薇不明所以了。

“是啊,昨天姚星请了一天的假说是你家电视坏了,修去了,怎么回事啊?”

“是吗?就是说昨天他没有去上班?”

“对啊,他昨天早上跑来请了个假就没来过拉。”

“噢……”这倒让紫薇小吃了一惊。

“噢?”云波显然听出些什么端倪出来了,何况这一声“噢”得很诡异“莫不是出什么事情了吧?”云波小心翼翼地问道。

“恩,他,他昨天早上出门后,到现在都没有回来过了”紫薇略带哭腔地说道:“我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不是安全,还是,唉,我也说不清楚,我以为你知道的……”

云波一听哭声就受不了:“别,你别哭啊,也许他们大学同学出去玩儿了吧,玩儿累了就睡过去了,也没什么大事啊,你别着急,估计他一会就回家了啊,”云波顿了一顿:“要不这样,你等一会,我上你这儿来,我看你这个样子我也挺不放心,还有你那个同学,叫什么,对,阿丽是吧,一块儿叫来,我们陪陪你,免得你胡思乱想,心神不宁,叫人不放心,好吧。”

后面云波讲了什么,紫薇根本没听到,也没在听。只知道姚星出去已经两天了,从任何情况来看他都不可能瞒住自己,何况不仅是自己还有他的同事和那个凶凶的老板。电视机并没有坏,即使坏也不用一天的时间来修,很显然姚星是找了一个借口,而且还很紧急,编了一个不是很圆满的谎。到底是为了什么?如果说他真的去和别的女生约会的话,何已以牺牲不去工作作为代价,那个臆想中的她真的有这么大的魅力?如果是真的,那自己真的彻底的失败了,完完全全的失败了,如果不是真的,自己却也想不出任何值得让自己相信的可能。不知不觉之间,脑袋浑浑噩噩的,紫薇索性不去想了,倒头用被子蒙住脸,又昏沉了过去。

直到听见门铃声,紫薇知道是云波和阿丽来了。但是她不想去开门,因为她知道他们不会带来什么好消息,却也不得不去开门,为了心中抱有的一点点微弱的希望。紫薇拖着疲惫的身躯让云波和阿丽进来了。

“没事,一会都回来了,”云波说。

“就是,多大的事啊,我还在梦乡和周公聊天呢,就被云波叫来了”阿丽推推紫薇说:“你是电视看多了,也许他在哪儿喝得一塌糊涂,正在哪个厕所里蹲着呼呼大睡呢”。

显然并没有让紫薇开心起来。

云波把电视打开,里面有两个穿着长袍的人正在说相声“我就喜欢听相声”云波说“看着看着心情就好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通通忘掉”。

三个人心不在焉地看着电视。

星期天就这样过去了。

 

Chapter3

紫薇在房间里清理着东西,把自己的衣物和随身用品一件件地放进大大的行李箱中。其实东西实在少得可怜根本不需要费多大劲,大部分都是房东附设的,唯一伤脑筋的是姚星的衣物怎么办,带走吧,觉得不合适,不带走吧,又不知怎么处理。说起来姚星自从交往周年纪念日起就失踪了,如人间蒸发一般,至今已经整整三个月了。案也报了,也到处去找寻,就是如同精灵一般消失不见。在这段时间里紫薇夜夜以泪洗面,人也憔悴消瘦许多,若不仔细端详,恐怕早已认不出当初那个活泼可爱的女生就是眼前这个面黄肌瘦,毫无生气的人。阿丽几乎每晚都来陪着紫薇,生怕她做出什么傻事。对于这一点紫薇倒是劝起阿丽来,你觉得我可能那么傻吗?我承认我有些多愁善感,也有许多的不甘心,我不相信一个人眼睁睁地就从眼前彻底消失了,我每天都盼望他能回来或者至少是一点点相关的消息,都会让我高兴的,但是,没有,这比给我一条确切的坏消息都来得难受,来的怅然若失。但是我不会气馁,我会一直找下去,也许是一年,也许是十年,我都会一直找下去,或许到那个时候我已经不再爱他,甚至恨他,恨他的不告而别。但我也会找下去,不是因为爱,而是因为责任。所以,紫薇勉强地笑了笑对阿丽说,你不会担心了吧。

阿丽是放心了。但是父母对她却不放心了,当两位老人在遥远的南方小城听闻到这个消息,立马打电话催促让紫薇回到他们身边,用的说辞是可以好好地照顾父母,其实谁都知道这是对女儿的担心和牵肠挂肚。

紫薇其实也想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父母一来电,她就下定决心了,收拾行囊,挥别好友,再看一眼这个曾经幸福甜蜜的小窝,如今已经不留下什么了。

紫薇想了又想还是把姚星曾经的物件放进自己的包裹中,或许还有用处吧,紫薇安慰自己。踏上了南去的火车。

 

在父母的家里紫薇过得很舒心,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一年的时光,有一份舒舒服服的工作,有一群少年时的玩伴。紫薇强迫自己渐渐地忘掉那些不快,以崭新的面貌迎接生活。最近老妈又张罗着给她相亲,虽然她老大不愿意,但是碍于老妈将对方说得天花乱坠,好似不见就会遗憾终生一样,就依了老妈去见上一面,反正成不成还得自己说了算。

于是,在一个街角转弯处一间颇有情调的咖啡厅紫薇和那个名叫华峰的男生见了面。从听到这个名字起,紫薇就隐隐觉得似曾相识,似乎在哪里听过,不过碍于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又在见了面之后发现对方虽然帅气得有棱有角,但确实脑海里一点印象都没有,索性作罢了。

卡布奇诺飘散着浓浓的香气。紫薇尝了一口,等着对方的开场白。

华峰略显憨厚笑了笑“你好,我叫华峰,嘿嘿”。很烂的开场白。

“恩,我叫徐紫薇,叫我紫薇好了。”

“紫薇,其实对于相亲这种事,我是不擅长的,我是头一次相亲,如果有什么不周到的你得多多体谅啊”

什么叫头一次,说得好像我相了许多次亲一样,紫薇心里微微有点不悦,正想反击。华峰又开口了:“其实我认得你的.”

紫薇心里一惊:怎么桥段和姚星一样啊“这个城不大,认得也不算奇怪。”

“是的,我是上高中的时候,在唱歌比赛中,你唱阿妹的听海嘛,我记得,后来得了冠军,你唱的很好,那时我的印象就很深刻。”

紫薇怔怔地看着眼前这个帅帅的男生,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真的”华峰看她有点不相信,急着说到:“我就在下面,我比你高一个年级。”

紫薇心跳提速:“你高我一个年级”试探地问道“那你认识姚星吗?”

“哦,认识的”华峰听到姚星两个字略微吃了一惊:“当时他就在我身边,我们俩是最好的朋友,那时是的,永远都是”。

紫薇有些坐不住了:“那现在你和他还有联系吗?”

华峰没有回答,而是很小心地问到:“你认识他吗?”

紫薇默不作声了,眼眶里已经噙有泪水。

华峰见状,心里估摸就明白了七八分:“紫薇,小薇,就是你了,你肯定是他常提起的小薇了。”

泪水已经忍不住滑落下来:“你知道他在哪里吗?你带我见见他,总要说清楚吧这事。”

华峰叹了口气,“好。”

紫薇擦了擦眼泪,怪不得我觉得华峰这个名字很耳熟,原来姚星曾经提及过,只是一时没有想起。但是一想到马上就要见到姚星,心里又莫名紧张起来,见了面怕是不知道说什么好吧。心情很久没有这么波澜过了,多少有些不太适应。

华峰和她上了车,司机遵照了华峰的指示,一路向北,渐渐地往某个山上开去。

紫薇心里惊起淡淡的不安,随着目的地越来越近,心中的不安有也越来越沉重。不出所料的车停了,停在一个颇具规格的墓园门口。紫薇心里凉了半截,仍旧在祈祷,但愿不是想像的那样,或许只是正陪着家人来此扫墓,又或者只是恰巧经过这座墓园也说不一定。渐渐地,紫薇放下了心,随着华峰往墓园深处走去。

最终在华峰停下脚步的一刹那,紫薇看到就近的一块墓碑刻着“爱子姚星之墓”六个斗大的字。紫薇差点昏过去,泪如泉涌一般,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姚星的相片面带微笑,仍旧那么帅气,那么自信,那么年轻。

华峰扶着紫薇:“去年春天的事,白血病,这么好的人啊”。

答案终于揭晓了,还不如不接晓的好。事实如此残酷地摆在眼前,让人不得不接受,不得不心碎。“为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紫薇简直就像疯狂了一般声嘶力竭。

“我也不晓得,不过他留了一封信给你,说是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那时让你看”华峰想了想:“好像压在骨灰盒的下面吧。”

华峰努力让紫薇自己站定之后才松手,用力搬开碑面的一块平石,用手探下去,轻轻地移开骨灰盒之后,果然摸到了一封信。一封已经略微泛黄的信,信封上写着五个字“给最爱的人”。

紫薇接过信,泪一刻不停地往下掉,她拆开信封,抽出里面的信纸。

 

最爱的小薇宝贝: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想必我已经离开这个人世好久了吧,请不要难过,或许此时的你已经不再难过了,这是我最希望看到的。

请原谅我不辞而别,自从那天我莫名其妙晕倒之后,不好的事情就接二连三,当知道是这个病的时候,我是有多么的痛苦,不是因为我身体上的痛苦,而是因为我想到以后再也见不到你的痛苦,所以我下决心一定要好好珍惜跟你在一起的每一天。然后病情恶化得太快是我始料未及的,我在医院广场的长廊上,思考了很久。我发现我竟然落泪了,你知道我是从来不哭的,那是不坚强的表现,我还爱老是说你爱哭鼻子,是爱哭鬼,现在我自己也是了,我知道我太爱你了,曾经许诺的教堂和黄角树都无法实现了,我恨自己没用,恨自己得了这个该死的病。

然而,我知道如果我告诉你的话,你一定会比我还要痛苦,我不想看到这样,你要好好的。我曾经想过找个借口和你分手我再离开是比较好的解决办法,想必那样你就不会那么难过,只会恨我,我不介意的,只要是你能够幸福,能过把我那份幸福也一起享受到。但是这可恶的病不允许我这么做。我本来打算在我们交往纪念日那天我从医院回来就与你分手的,然而那天我再一次地晕倒了,并且医生告诉我必须留院。我做了艰难的决定,待到身体状况稍好的时候,我选择离开这里回到家乡,怕你见到我现在可怕的模样会吓到。我之所以什么也没有告诉你,只是希望你对我死心,再去找比我更好、更棒的男生,以你的条件我想那是轻而易举的吧。

写这封信对于现在的我很吃力,字写得歪七扭八,很不是我的风格,呵呵。最后,我只想跟你说三个字,就是我爱你,没有什么比这三个字更能代表我的感受,写这封信也全靠这个信念在支撑。

但愿你能开心,但愿你忘记我,你知道我会一直保佑着你和你爱的人的。

                                                            

                                                                                                                                                       姚星

 

紫薇任由泪水滴洒在纸上,几乎整张信纸都湿掉了。天空泛着阴郁的颜色,似乎要衬托此时的心情。紫薇完全无力,瘫坐在地上,只是嘴里轻轻地呼唤着那熟悉的名字。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