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文学百科

广告

用爱来耕耘,用恨来燃烧?

2012-02-03 08:05:39 本文行家:姜雨彤

访谈诗人有两种元素做成:一种是爱,一种是恨!他用爱来耕耘,用恨来燃烧!诗人不仅是太阳的儿子,月亮的情人,还是一个民族的良心,一个社会的正义!没有诗人的时代是缺乏信仰的时代!没有诗歌的时代是缺乏真善美的时代!——柳歌语录雨彤:柳歌好!初时您的文字,感觉很是喜欢,就冒然邀请您接受我的访谈,还要感谢您能够爽快应允,下面就请您简单做一下自我介绍。柳歌:首先十分感谢您将我的诗作多次推荐到“草根名博”,让那么

访谈访谈

诗人有两种元素做成:一种是爱,一种是恨!他用爱来耕耘,用恨来燃烧!诗人不仅是太阳的儿子,月亮的情人,还是一个民族的良心,一个社会的正义!没有诗人的时代是缺乏信仰的时代!没有诗歌的时代是缺乏真善美的时代!

——柳歌语录

雨彤:柳歌好!初时您的文字,感觉很是喜欢,就冒然邀请您接受我的访谈,还要感谢您能够爽快应允,下面就请您简单做一下自我介绍。

柳歌:首先十分感谢您将我的诗作多次推荐到“草根名博”,让那么多的人读了我的诗,也让我有幸结识了那么多的新朋友!我是一个企业的党委负责人,也是一个文学爱好者、准确的来说是一个诗歌的爱好者,还是一个业余的创作者,但创作经历很短,成就甚微,所以还不能说自己是一个诗人了。我总是感觉到“诗人”这个称呼太神圣了,目前我还承受不起……呵呵!
    还有一点需要事先申明,就是我既不是一个理论家,也不是中文专业科班出身的,对于诗歌仅仅有着初步的、肤浅的认识,因之如果我说出了什么外行话或者是不正确、不严谨的话,希望能够得到你与大家的谅解与宽容。

雨彤:呵,您太谦虚了,诗人这个称谓对您来讲当之无愧。您认为应该怎样看待当前的诗歌现状?诗人在写作的时候又怎样能够做到给诗歌注入新的内涵?
   
 柳歌:说实话,在这样一个物欲横流的时代,诗歌的现状当然不能称之为好了,只能说是令人悲哀之中又闪烁出一丝希望的光芒!不仅仅是诗歌,整个传统文学的现状都是如此,只不过诗歌的现状更为糟糕、更有代表性罢了!一方面的表现是诗人不再神圣。诗人曾经是一个非常崇高、非常神圣的称号,无论是在遥远的汉唐时代,还是在刚刚转过身去的二十世纪,诗人都曾经是一个一提起来就会让人景仰不止的头衔……但是现在,还会有一些一说起诗人来就肃然起敬的人么?还有那个人身为一个诗人而感到崇高与自豪的么?你整日价淹没在柴米油盐之中,不得不为五斗米而折腰,你还能崇高得起来么?另一方面,诗歌的圈子、也就是诗歌的阵地越来越小,甚至有人发出凄厉的呼喊,“我们不行了,快守不住了”……曾经有人在五个文化素养相对较高的大城市中进行随机抽样调查,其结果显示,城市中诗歌现状较好一些的是重庆,但即使是诗歌读者最多的重庆,也不过占被调查总数的4%......即使是在上个世纪的六、七十年代,我们还有过许多声名卓著、影响很大的诗歌期刊,但是现在,我们还能看到他们的身影么?就全国来说,发行量过万份的诗歌期刊还有多少呢?……上面所说的可以说是诗歌目前令人悲哀的一面。所谓“一丝希望的微光”又在哪里呢?这就是网络诗人与网络诗歌的出现,它为当代中国新诗的发展带来了一丝希望的光芒。二十世纪人类文明最伟大的发现之一应该是网络的出现与应用,它为整个世界、为这个世界上几乎是所有的人提供了一个成本低廉、简单便捷、又最具时效性的交流平台,与之相应的,中国新诗出现了一个令人鼓舞的现象:众多的网络诗人诞生了,大量的网络诗歌涌现了:这样无疑就极大地拓宽了中国诗人的群众基础,就像我们的国球--乒乓球一样,而有了群众的积极参与,就为中国诗歌的下一个盛世到来打下了基础。
    至于说到“给诗歌注入新的内涵”,那就是当代新诗必须要体现出四个特性来:一是时代性。二十一世纪的世界肯定与春秋战国、汉唐时代、西方文艺复兴等时期的世界不一样了,哪怕那个时代美好的让我们难以忘怀,一再的回望!如果我们依然局限在前人、哪怕是最为优秀的前人的视野之内,那么我们写出来的东西只能是古董;其二是生活性,再高的、再纯粹的艺术也是来源于生活,这一结论应当是大家都能接受的了,所以我就不想赘述了;三是通俗性或者说是群众性。诗歌的盛世决不是少数几个精英诗人蜷缩在象牙塔里创造出来的,必须有大众积极、自觉的参与,好的诗歌一个最起码的标准就是必须让大多人能够读得懂、看明白,否则就是垃圾!艺术与科学不一样,深奥的科学理论可以允许暂时有许多人不明白(听清楚了,我讲的只是“暂时的”),但好的艺术决不能让大多数人不明白;四是兼容性,就是要将诗人的小情绪与时代的大格局相融合,既不能单纯的沉湎于自我的小世界里吟风弄月,伤情感怀,也不能为了追求所谓的大境界而完全的放弃个人的感受去营造上不挨天、下不着地的所谓“大境界”……这些议论可能既不全面,又不准确,姑妄算是我的一家之言吧。

雨彤:是的,目前诗歌的现状确实如您所说。那天听朋友说,当前的诗歌报刊陷入众口纷纭的低谷,不少人都在为坚持一块诗歌园地而奋争。您认为,当前的诗歌报刊应如何“突出重围”?
    柳歌:“突出重围”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不能一蹴而就,在一朝一夕就可以实现的。因为造成诗歌报刊目前这种局面的因素是很复杂的,多方面的,既有大环境的因素,也有诗歌自身的因素;有内部因素,有外部因素,有客观因素,也有主观因素。从客观的、外部的环境方面来看,实用主义、拜物教似的一切向钱看、重物质享受而轻精神追求、重肉体享乐而忽视心灵感受的时代特点决定了诗歌有点儿“生不逢时”的味道,因为诗歌是人的心灵层面的东西,无论是创作还是欣赏,都需要一定的审美能力,并且要沉下心来、开动一下脑筋,方能感觉出“美”来,像受到心灵上的“愉悦”!但这正是现代人所不屑的。许多人是宁可流一身臭汗也不愿意转动一下脑筋的,当然如果这能给他带来一定的物质利益,那又另当别论。从内部的、主观的自身方面的因素来看,现代诗歌报刊也存在着三个足以引起我们高度重视的倾向:一是很多报刊刊登的新诗有一种“精英化”的倾向,即一些诗人甚至所谓的著名诗人,高度自恋,孤芳自赏,竟然高喊出“绝不为大众写作” 、“只为永恒的文学史而写作”的口号,用一些晦涩曲折、莫名其妙的语言,把新诗写的仿佛宗教经文一般难懂,不仅一般的读者看不懂,甚至再经过另一些专家的所谓“专业解读”之后仍然如堕云雾之中,摸不着头脑……很难想象,这样的新诗能够走进大众,走向社会,让人们像背诵唐诗宋词一样琅琅上口、铭记于心。你自己蜷缩在象牙塔里深藏不露,还怪大众不理解、不接受你而埋怨他们,这是典型的自我中心主义!其次,还有些一些编辑、诗人全然忘记了诗歌应有的节奏与韵律的概念,把诗歌写成了“分行的散文”,既无韵律,又无节奏,更没有什么内涵,读之味同嚼蜡,毫无美感可言,这样的诗由于缺乏美感与必要的艺术感染力,当然也不会有人喜欢,从而也失去了生命力。三是一些报刊甚至是知名的大刊物因循守旧、排斥网络、自我封闭、自走绝路!呵呵……我可能说得重了些,但我却绝对敢于坚持这一观点。网络是上个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发现之一,是上帝赐给我们的交流平台。自从有了它,我们就感觉到与上帝真正实现平等了!因为我们几乎与上帝看得一样远、听的一样清、知道得一样多、跑得一般快了……为什么还有把它拒之门外、视为洪水猛兽呢……这只能折射出一部分人与战国时的孔子一样具有浓厚的“恋周”心态罢了。要想“突出重围”,就必须从以上几个方面着手,当然最早的“突破口”应当选在自身的、内部的、主观的方面,因为这是最为迫切而又最为容易的,欲改变环境,先改变自身,重塑自我,重塑形象,否则的话,你如果首先选择把改变环境当突破口,只能是以头碰壁、要头破血流的……呵呵!

雨彤:您的话语如一记重锤。据我所知,不同的地域都有对诗歌不同力度的宣传,请您给我们介绍一下您所在地区的媒体是如何对诗歌的宣传?当地的读者又是怎样理解的诗歌?
   
 柳歌:作为河南来说,地理上位于中西部,经济上也大抵如此。但却是一个文化大省,有着足以让人感到自豪与骄傲的历史文化积淀。但是,光辉的是历史,现实却远远没有达到光辉的程度。作为人口第一的大省,作为历史最为悠久、文化曾经灿烂的汉文化发祥地,目前却没有一份正式的诗歌刊物,仅有的几份刊物竟然全是内刊或民刊。一亿多人口、历史悠久、文明灿烂的第一大省,竟然养活不了一份正规的诗歌刊物,这实在是一个莫大的嘲讽!省尚且如此,市县就可想而知了。但是,尽管如此,在辽阔而肥沃的中原大地上,仍然近乎自发的“野生着”许许多多的诗歌的花草,活跃着众多勤奋诗人的身影,而且还有一大批热爱诗歌、关注诗歌的读者群……
    雨彤:是的,您就是其中之一。当前,诗人与诗歌的位置边缘化,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对于这一变化,您是怎样看待的?或者您还有什么更好的建议?
   
 柳歌:关于诗歌如何摆脱边缘化的困境,在上面我已经提出了几点建议,就不再重复了。我想重点说一说诗人的问题。首先我感到,未做“诗人”之前,应先做好“人”。从传统意义上来讲,诗人是一个崇高的称号!诗人是一个民族的良心,一个社会正义的象征!是太阳的儿子,月亮的情人!没有诗人的时代是缺乏信仰的时代,也是缺少真善美的时代!也许这样的要求与责任对于今天的诗人来讲有点太勉为其难了,可是这样的大旗我们还必须扛起来,这也是所有的文学艺术工作者所必须承担的使命。我们要歌颂与弘扬一切真善美的东西,要批判与鞭挞一切假恶丑的东西,要让日月的光芒更加灿烂,花朵开得更加鲜艳,鸟鸣与风声更加动听,人们的心灵更加纯净与幸福,潜行于大地之上的阴影更加的稀少直至绝迹……这应该是所有诗人创作的动机与目的;其次,要有一颗大爱之心,既要爱家人、爱亲人、爱同事、爱朋友,又要爱人民、爱生活、爱社会、爱自然、爱花鸟乃至爱万物。一个胸有大爱且爱憎分明的人,方能写出让人感动的作品;其三,要为时代而创作,为社会而创作,更要为这个时代的人们而创作。我们虽然不能完全的排除一些极端的个例,但是如果你写出来的东西,不能让同时代的大多数人所理解、所欣赏、所喜欢,那只能说明你失败了。所谓的“为永恒的文学史而创作”的人肯定是走火入魔、误入歧途了!如果同时代的大多数人都接受不了你的话,你能不能走进文学史而流传下来都是个问题,还谈得上什么样的价值与意义呢?因此,诗人必须走出象牙塔,走进社会,走进生活,走进大众。四是诗人既要有“小情绪”,又要有“大格调”。小情绪更多的是个性与特色,大格调则更多的是责任与境界。诗人不能只生活在自我的小天地里,伤时感怀、吟风弄月,孤芳自赏,更重要的是与时代同步走、与社会同呼吸、与大众共忧乐……

雨彤:恩,这正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请教您一个关于诗歌创作方面的问题,您一首首诗歌的新鲜出炉,创作灵感是怎样获得的?
    柳歌:呵呵,这既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也是一个很容易回答的问题。说它难以回答,是因为灵感的问题是一个很玄妙的问题,看不见、摸不着,也不容易说得清,它与多种因素有关,譬如人的知识水平、文明素养、思维能力、心理因素、情绪状态、情感变化、环境因素等等,以及其他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因素,所以说很难回答。但是,要是用我的感受来说明的话,那就简单得多了,我的灵感更多是来自于阅读、观察与思考……

雨彤:是的,阅读、观察与思考会给我们带来很多的乐趣。请问我们写博客,或者在博客上展现自己的文字,对于开博时间并不算很长的您,一定会有自己独到的见解,请问您认为这种展示或者交流的平台,有什么积极意义,或者您还有不同的认识?
    柳歌:呵呵,目前来说,我还只有肯定的意见而没有不同的意见。说起对博客的认识与印象,我只能用两个成语来形容:一见钟情与相见恨晚!如果我能更早一些的认识博客、使用博客的话,恐怕我开始创作的时间会更早,写出的诗作会更多!“爬格子”曾是一个非常辛苦、非常寂寞的手艺,既是智力活,又是力气活,一个写作者的艰辛并不亚于一个苦行僧……历史上上曾有不少文人因为“爬格子”而呕尽心血、英年早逝,譬如曹雪芹,一部红楼梦竟然用了“十年辛酸泪”,几乎耗尽了他毕生的心血,但仍然没能完成整部著作,还得高鹗来续后四十回。写作难,发表与交流更是难上加难了!但是博客却把这几件难之又难、苦之又苦的力气活变得如此轻而易举,轻松愉快,对此我还能有什么不同的看法呢!一句话,感谢这个时代,感谢科技进步、感谢互联网、感谢博客这个平台……

雨彤:对,这就是大多数的朋友喜欢博客的原因。您最喜欢谁的诗歌,他给您的写作生涯带来什么影响?
   
 柳歌:最早阅读并且喜欢的是郭沫若的诗,我读了他的许多诗集,如《女神》等,但我最喜欢、印象最深的只有一首,那就是《天上的街市》,这首诗像一幅画已经印在我的脑海里边,终生不会褪色!后来又喜欢上了唐诗宋词以及拜伦与莎士比亚的诗,曾经把唐诗宋词、《唐璜》以及《十四行诗》读得滚瓜烂熟……最近,我阅读了大解的许多诗,并且开始喜欢上了。我觉得我现在的写作风格多多少少的受到了他们的影响。
    雨彤:哦,改天我也要找来大解的诗歌拜读一番,以前有所耳闻,但却从未读过。文学是语言的艺术,诗歌更是这艺术中的艺术。就您的写作和阅读体验,您认为诗歌与小说、散文等相比,在语言上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和特点?
    柳歌:诗歌与小说以及散文的最大区别,第一,诗歌具有节奏,是分行的,不仅有着视觉上的美感,而且还具有气息上抑扬顿挫的美感;其二,诗歌还在不同程度上、或多或少的有着一定的韵律。当然,现代新诗现在不太讲究这一点了。不过,如果缺少了韵律,那么诗歌就会缺少了一种美,从而也就会缺少了一种艺术感染力,不那么完美了!其三,诗歌是极其凝炼、高度浓缩的语言艺术,有时仅仅一个字、一个不同的文字排列方法、或是一个标点就会让人产生无穷无尽的遐思……其四,诗歌是高度抒情的语言艺术。不仅写诗的时候要求作者要有充沛的激情,而且就是在读诗的时候也要有充沛的激情,否则作者就写不出动人心魄的好诗,读者就无法表现出诗作的感染力来;其五,诗歌还是含蓄的,即大多数的诗歌所展开的意境、所蕴含的思想并不是直白的呈现在读者的面前的,而是要经过一定的思考、联想等过程方能发现,这也是诗歌所特有的一种美!就像雾里看花似的,有一种朦胧的美感!但是过于朦胧了,则会让人有虚幻、晦涩的感觉……所以,也存在着一个如何把握“度”与“分寸”的问题。

雨彤:是的,诗歌是语言的艺术。诗歌意象的转换会将诗歌的意境和张力拉大,诗歌的这种跳跃性和包容性正是他的美感所在,您认为这种说法是否正确,抑或是您是怎么看待诗歌语言转换的?
    柳歌:诗歌中意象的转换就像电影中镜头的转换一样,是诗歌的内涵与思想发展所必须的,就像我们欣赏电影时,通过镜头不断的转换、跳跃来实现剧情的发展变化,以增加故事的吸引力与感召力,并唤起观众的注意力。很难想象一部电影仅仅有一个或少数几个镜头组成,那样的电影剧情肯定没有多大的发展变化与跌宕起伏,只能是沉闷的、乏味的肥皂剧,甚至连肥皂剧都算不上,其思想性、艺术性也将大打折扣……诗歌也是如此,正是通过意象不断的变换来实现思想内涵的发展变化,增加诗歌的跳跃性与可读性,也就是说加大了诗歌的张力。但是这种变换的使用也应该是有度的,如果变化过多、过于频繁就会影响诗歌的整体性,造成过于松散、光怪陆离的结果,其思想性、感染力以及可读性都将大大的降低。

雨彤:感谢柳歌带给我们这么精彩的见解,祝愿您的诗歌之路越来越宽广!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姜雨彤姜雨彤,烟台市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散文集《一径纤香》,诗歌、散文及短篇小说散见于《感悟》杂志、《黄河诗报》、《中国建材报》、《中国诗歌在线》、《中国诗歌精品100首》、《新生力文学》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