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文学百科

广告

以文字做针,以情感为线的唯美作坊?

2012-02-04 13:43:29 本文行家:姜雨彤

ta或许,一生里写出一卷书来,最初的目的,为的只是死后在棺材里能有一个舒适的枕头。让你的血肉,呼吸,思想,让生命与轮回的吻痕,能够坚韧地存留。——布衣书生石彦语录雨彤:很荣幸能够访谈布衣书生石彦。这个网名有何特殊的寓意,抑或是您骨子里有着浓厚的复古情结?布衣书生石彦:或许,是因了所处的尘世,太过于喧嚣,或许,是因了我骨子里永存着难以排遣的孤独,太多的时候,总感觉这个现存的世界,与我竟是那么的格格不

tata

或许,一生里写出一卷书来,最初的目的,为的只是死后在棺材里能有一个舒适的枕头。让你的血肉,呼吸,思想,让生命与轮回的吻痕,能够坚韧地存留。

——布衣书生石彦语录

雨彤:很荣幸能够访谈布衣书生石彦。这个网名有何特殊的寓意,抑或是您骨子里有着浓厚的复古情结?

布衣书生石彦:或许,是因了所处的尘世,太过于喧嚣,或许,是因了我骨子里永存着难以排遣的孤独,太多的时候,总感觉这个现存的世界,与我竟是那么的格格不入,于是,我便开始以我指间流淌的文字,去装饰一个绮丽的梦,去诠释现实生活中,永难望见的美。畅想着在一窗昏烛,半卷残书的荒斋里,我便是那雪案寒窗的书生,借以汪洋恣肆的文笔,旷达浩渺的胸襟,抛却难以裱壁的功名,任一颗疲惫的红尘倦心,徜徉在古典文字的那一片幽雅的韵泽中。

雨彤微微一笑:是啊,我仿佛看到布衣书生衣袂飘飘,用一篇篇美文抒写自己的人生。散文是情感艺术,您是怎样想到解读纳兰性德的词?

布衣书生石彦:纳兰容若,是我最崇拜的一位词人,最初接触他的词,是在早年求学期间,初读纳兰其词便感觉清新婉丽,却又独具真情锐感,后来,便开始阅读大量关于他的诗词典籍,越来越发现,他便是一个矛盾的结合体,他出身豪门,钟鸣鼎食,身在庙堂,却常有山泽鱼鸟之思,骨子里是个文人,从事的却是武将这个行当;身置于朱门之中,心却游离于繁华喧闹之外,自己是地道的满族八旗子弟,结交的却又都是一些年长的汉族文人,他虽有着才华出众,功名轻取的潇洒,然却又一生为情所困,不能自己,于是,从那时起,便带着一种解谜的心态,开始研究他的诗词,他的生平,他的心态......
    最终,便有了借以他诗词的意境,以我个人的理解,将自己置身于纳兰的诗词中,去复原昔时纳兰的真性情。

雨彤:您已经融入到纳兰的文字中,还原了一个活生生的容若。当我看到您的诗歌和散文中,流露的内心情感是那样的凄美,请问这种情感方式的抒发,会不会给您的心情带来一丝忧郁?

布衣书生石彦:说不会!其实,也是在欺骗我自己,也会影响的。一篇好的文章,特别是情感类的散文,首先就是先要让自己去进入文中的角色,想要让别人感动,首先要感动自己,比如我的这个纳兰系列,每一次的解读中,都会不自觉地将自己当做了纳兰,你便是纳兰,当朝夕相处的爱妻与你天人相隔,当青梅竹马的恋人,被高大的王权永久隔离,在枯竭了爱情的宿命里,默默的等待,默默地承担着一场场永在等待之中永在把握之外的悲情,那种蚀骨的疼痛,假若换做是你,你又会有怎样的心境?

雨彤:纳兰的文字,以前我很少看,您解读的纳兰词,说真的,当我心情不好的时候,是不敢看的,有一种凄美,空灵,会陷入其中不能自已,这也是您写作的一种写作乐趣吧?请问如何能够做到这一点,而不让自己的心情受影响?

布衣书生石彦:每一篇文字的形成,我都会感觉自己经过了一场痛苦的涅槃,一如那些夺取了我们精灵魂魄的花间情事已凝固冷却多年,那殷红的记忆之岩下,仍有一股火烫的血,那潺潺之水宛若溪流,依旧会涌动在我文字深处。太多的时候分不清是在单纯排文字?是在写纳兰?还是在写自己的情感。
   这样的文字与意境的确是美,但却又美得多么凄凉,多么让人心碎!
  
   雨彤:是的,走进纳兰凄美的文字中,去感受他悲凉的心境,也是一种痛。很多的散文作者都会在句式的长短、轻重、缓急上面进行自觉与不自觉的艺术加工,尽量在起、承、转、合中以追求散文语言的一种自然节奏。请问,您对散文的节奏怎么看?

布衣书生石彦:或许,是我在写散文之前,一直都喜爱填词的缘故,所以,不自觉中,自己在写散文的时候,也难以避免韵律的因素,我感觉在只要不影响意的表达的前提下,在句式的长短、轻重、缓急上面进行一些艺术加工,也是不错的。

雨彤:赞同。我们写博客,或者在博客上展现自己的文字,作为草根的博乐,您认为这种展示或者交流的平台,有什么积极意义,或者您还有不同的认识?

布衣书生石彦:首先感谢博客为我们搭建了这样一个展示交流的平台,一个可以以文字造梦的心灵家园,作为草根的博乐,能够在审稿的过程中,为自己汲取一定的营养,又可以将一篇篇上等的佳作,推荐给更多的人去阅读!在激发了作者的创作激情的同时,无形中便也在推动着博客文化的积极发展。   
    雨彤:对,这样本身对自己也是一种提高。大家都说文如其人,您能用几句话简单向读者形容一下您的文字?

布衣书生石彦:我的博客名称便是布衣书生唯美情感文字作坊,无疑我的文字,便也属于唯美的风格。我们的情感,有时就像一条很特别的船,洁白的帆,狭长的船身,顺流时我们将笑声交付于心手相牵的每一个月下花前,逆流时我们又不得不流着泪水将一颗心千点泪搁浅在记忆的荒原。文字中太多的字眼就是梦呓,幻梦,梦境,正如我一篇文章的标题——《半笺文字半帘梦》一样。或许,我一直以来都是在以文字做针,以情感为线,企图能够如江南的绣娘般,于无数个孤寂难眠的阑珊暗夜,将无法排遣的闲愁,织满寂寞如雪的诗笺。

雨彤:这样说来,我就要替众多的女性朋友问您一个小小的问题,既然是情感作坊,就一定免不了有美女来欣赏。请问您对散文的美的定义和理解,和如何对待美女才女粉丝的这一问题,有何向读者表述的?

布衣书生石彦:或许是因了我的文字,太过于阴柔,缺乏阳刚之美,故而女性的读者朋友比较多些!
书生首先应该感谢她们一直以来对我文字的关注与支持,希望在以后的日子里,能够在写作技巧,语言等方面相互学习,共同提高。
   雨彤:书生过谦,其实你这样笼统的回答,会有很多的朋友不满意的,渝江笑笑生说回答不好不能算你过关,呵呵。在各种文学体裁中,散文可以说是最为自由的,作者在构思、行文中,完全可以以意役法,顺势而行,您怎么看散文创作中的形与神?您又是怎样把握好这一点的?

布衣书生石彦:我认为散文的艺术性应大于文学性,在各种文学体裁中,散文的确是最为自由的,然“散”不是散漫杂乱,毫无章法、生气和血脉,而是在多姿多彩的表现中,有充沛的思想情感贯注其中。
  形神和谐尤为重要,正如古人对散文的态度“散而不乱,气脉中贯”。你的思想感情、精神气质,通过字句音节体现出来,能让读者感受到作者情感的起伏流动。文气贯通,作品就有了生命力和感染力。

雨彤:是的,对于这一点,您是做到了。您认为当前散文的写法和当代散文的多样化成为趋势的情况下,散文应该处于什么状态?
    布衣书生石彦:在当前散文的写法和当代散文的多样化成为趋势的今天,散文更应该反对文体规范化,张扬创新意识,冲击陈旧规范。于充分溶合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的同时,在写作技巧上寻求创新。

雨彤:很感谢布衣书生石彦能够在百忙中接受我的访谈,期待今后能够看到您更多的美文。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姜雨彤姜雨彤,烟台市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散文集《一径纤香》,诗歌、散文及短篇小说散见于《感悟》杂志、《黄河诗报》、《中国建材报》、《中国诗歌在线》、《中国诗歌精品100首》、《新生力文学》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