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文学百科

广告

初恋 上

2012-02-14 21:42:23 本文行家:张玉兰_思文

几乎可以肯定地说,每个人都有初恋。初恋较之二恋三恋当然是最美好最充满甜意的一次恋爱。所以,人们在进行二恋三恋的时候,总是乐于甜甜苦苦地追忆他(她)的初恋。说起来令人十分不解:大多的初恋是极朦胧的,但多少岁月过后,却仍能清晰地记得相识于何时何地,甚至第一次手碰手、唇接唇的滋味儿仍在全身流荡。我说的初恋当然是指人生第一次恋爱。图片1但我的初恋却是模糊的。我搞不清楚我与英儿和叶子哪一次是初恋。在这里我一

几乎可以肯定地说,每个人都有初恋。

初恋较之二恋三恋当然是最美好最充满甜意的一次恋爱。所以,人们在进行二恋三恋的时候,总是乐于甜甜苦苦地追忆他(她)的初恋。说起来令人十分不解:大多的初恋是极朦胧的,但多少岁月过后,却仍能清晰地记得相识于何时何地,甚至第一次手碰手、唇接唇的滋味儿仍在全身流荡。

我说的初恋当然是指人生第一次恋爱。

 

图片 1图片 1


但我的初恋却是模糊的。我搞不清楚我与英儿和叶子哪一次是初恋。在这里我一律用了她们真实的小名儿,请原谅我。以时间而论,我八岁的时候与叶子相识,而认识英儿则是在十六岁。但我不可能从八岁就开始恋爱。而且,我和叶子的友情或什么情宣告结束的最后时刻,我们仍然没有明明朗朗地承认:我们曾经爱过。就明朗而言,我的初恋当始于十六岁或十七岁。因为十六岁的时候我与英儿对视用的都是比较明朗的恋人的目光,而且十七岁时我们互通了情书。但十六岁或十七岁的我,仍用心房之一半装着叶子。我爱英儿但同样喜欢叶子,我爱叶子但同样喜欢英儿。十六岁以前我只喜欢叶子,但我什么都不懂也什么都不敢做。十六岁至十七岁我与英儿和叶子之恋犬牙交错。

英儿成为我媳妇前后曾数次含娇带羞或者无所谓地问我:告诉我,你和我是初恋吗?结婚前我的回答是这样的:当然是初恋,你没见当时我多腼腆吗?的确,以当时之心境,我拒绝承认与叶子有什么恋情。英儿听后便骄傲地投进我的怀抱,陶醉于无限幸福之中。结婚后我的回答稍稍有了变化。我说基本上是初恋,因为人生第一次吻第一次拥抱第一次性爱我统统地献给了你。英儿当然知道“基本”的意思。她问:那么叶子和你是怎么回事呢?她当然知道叶子。她见过叶子一次,她从平儿嘴里不断地听说过叶子。平儿是我家以前房东大婶儿的女儿,是叶子的表妹。英儿和我当然不是第一次讨论叶子,我见她很宽容的样子,便基本上如实承认:叶子对我挺好的,叶子挺招人喜欢的,但那时我们不懂得爱所以我们便没爱。英儿听我讲完我和叶子的往事,很轻松地点一下我的脑门儿:傻瓜,那不是爱是什么?我不满地说:照你这么说那是初恋?英儿想了半天,大概是我和叶子的确没有明确的证据,或者英儿不愿我的初恋归属别人。英儿说:真是的这算不算初恋呢?后来英儿便笑了,她说傻瓜你有两次初恋呀。我大惑不解,一个人怎会有两次初恋呢?她说你好好想想呀,你不可能八岁就搞对象吧?我说当然,咱们那时候发育晚,一般要到十五岁才比较朦胧比较恐惧地懂得一些爱,而女孩子可以提前两年。英儿说对呀,你十六岁的时候我十五岁,叶子十四岁,你说你的爱始于十六岁,你说你喜欢我和叶子呈犬牙交错之状,这不是说明你有两次初恋吗?

我想她说的有理,我的确是有两次初恋。

 

我这个人记忆力不好,尤其是对童年时代往事的储存。所以现在想起来,十岁以前的我几乎是一片空白,唯一印象深刻的是那时候我几乎天天尿床。我之所以还能记得八岁时与叶子的相识,同样是与尿床有关。凡与尿床相关的事我大多记得比较清晰,比如我妈如何采取种种手段治理我的尿床,伙伴们如何嘲笑我的尿床,如此云云,不在本篇细说。

实际上我第一次见到叶子的时间可能要提前好几年。叶子说她几乎每年都要来平儿家两次。但我不记得。那时候我们住的四合院里有很多人家,有很多的伙伴,而且,我八岁以前,叶子同我尿床无任何关系,所以我没记住她。

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四合院里槐花飘香。一个八岁的男孩子推开北屋的门,探头瞧瞧一院的宁静,很快抱出一条有一块湿迹的褥子,男孩子将它晾到铁丝上,正要转身离去的时候,听到身后有嘻嘻的笑声。一个小女孩儿正在看他,看那条褥子。男孩子脸红如染,立刻逃之夭夭。

那个男孩子就是我,那个小女孩儿当然就是叶子。我羞愧难当,以至于其后很长一段时间内见了叶子我便害臊。现在我想,总在一个比自己小的女孩子面前感到羞臊,会不会影响正常的成长发育速度?事实好象的确如此。十六岁以前我的课桌绝不会落到三排以后。后来英儿坐在我身后告诉我:你怎么总是挡着我,我看不见黑板上的字了。我当时欣喜若狂,立刻便有了高大的感觉。半年之内我的身心迅速生长,最后老师不得不把我同英儿调了座位。

我就是那样认识了叶子。初识的情景永远记忆犹新,但其后的三四年里却没有留下什么可供回忆。我只记得我的身高似乎原地不动了,而叶子则茁壮成长。我生性怯懦,常被人欺负,而叶子人高马大,且又对我好,常常挺身而出。叶子保护我的结果是,她又一次耽误了我的生长。其时我已不再尿床,但叶子总使我有弱小的感觉。无疑,叶子延缓了我的青春期的到来。我想,若不是叶子的两次耽误,我的青春期极有可能会在十五岁的时候灿然而来,如此的话,接下来的会是一种何等美丽的景象?

以后的几年便有了些值得纪念的事。

十二岁以后,我凭了一颗比较聪明的头脑,挣了一个“智多星”的美誉。我不再被欺负,叶子当然便不再保护我。我和叶子平等了。

此时的叶子,一年里已不止两次来住姨家。叶子家离我们县城不足二十里,叶子随时可以来。我问平儿:叶子怎么现在来得勤了呢?叶子怎么一住就这么多天呢?平儿说:你还不知道?人家来是为了跟你玩儿呗!平儿生叶子和我的气呢。平儿说你干嘛跟叶子那么好呢?有什么好吃的好玩儿的都给她留着。我说我没觉得呀。平儿说算了吧。

我认为那一阶段的男女关系又相斥又相吸。我不愿让人看出来我和叶子好,所以于他人面前便很少与叶子有亲切的举动。但我们都在努力创造一种只有我们两个人在一起的机会。但我们真的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又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我们常被一种莫名的恐慌侵扰。

有一天叶子悄悄告诉我:晚上街上放露天电影,平儿肯定得拉着我,到时候我把她甩了,你在公社门口等我。我依计而行。但我等了将近半个小时也未等到。于是我便无比愤怒地在我们院子门口等她。叶子终于回来了,未待我发泄,叶子于漆黑的院里一把掐住我的脸蛋,她说叫你等我你干嘛不等?她掐得我好疼,我觉得指甲已经深入我的肉里了。于是我也掐她的脸。我说你叫我等你我等了半天你干嘛不去?进了平儿的家,开了灯,叶子看着我忽然哎呀叫了一声。我生气地说嚷什么?叶子捧过我的脸,小心抚摸被她掐过的地方。她说我不是故意的,然后便嘤嘤地哭了。我拿过镜子来照,发现我的右脸蛋已经洇了血,且有些肿。这时候我听见叶子狠狠地说:叫你手狠叫你手狠。我看见叶子正用右手掐她的左手。我赶紧拉住她:你干嘛呢你抽什么疯?叶子把我的手放在她的胸口上,哭得泪水淋漓,以至于叶子的胸部发生了一些变化也未引起我的注意。我这是第一次看见叶子哭,哭得我好难受。

叶子给我留下了美丽的印迹。以前,我仅有一个酒窝,左边。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右脸上的掐伤好了以后,除留下一个极不显眼的小疤以外,便有了一个与左边的酒窝极相称的酒窝。哦,叶子。

 

人间的许多事许多结果,实在是由太多的偶然而为而成。就叶子与英儿而言,就能够与我进入初恋乃至成婚而言,叶子具备足够的必然性。但不幸的是她的那些必然一点一点地消失了,以至于我们偶然地分手了。相反英儿十分缺乏那些必然,但她幸运地得到了那些偶然,所以我们便必然地进入初恋。

现在基本上可以肯定地说,叶子两次阻碍我的成长延缓了青春期的到来,是导至我们分手的主要原因之一。这一点非常关键。

我十五岁的时候,叶子已出落成一个大姑娘模样,尽管那时候她只有十三岁多一点。相形之下,我全身上下尚无一丝男子汉的味道。如此情形之下,叶子的暗示是否早了些?要知道,血管里没有奔腾的青春之血,我怎么会有足够的勇气去抵抗那巨大的恐惧与惶惑?

叶子大概看过生理方面的什么书,她可能知道男孩子的青春期约始于十五岁左右,所以她在那年给我送来几次暗示。她说我用牌给你算命好不好?我说好。于是她就算。绕了一圈升官发财之后开始说婚姻。她说可能有一个比你小的女人已经爱上了你。我们都红了脸。我说那你说的可能是什么意思?你要是肯定那就告诉我。叶子说你真是个大傻瓜,然后叶子便红着脸跑了。

如此明了的暗示若发生在现在,我当然可以非常自信地作出判断。但当时我那颗少年之心非常顽固,我深深地陷于含蓄与疑惑之中不能自拔。我自已设置的疑问残酷地折磨我:这仅仅是个牌卦?如果她真的爱我,为什么要说“可能”呢?她说我是大傻瓜是什么意思呢?一个牌卦你就当真了所以你是大傻瓜?这么明白的事你都不明白所以你是大傻瓜?即便她真的爱我我该怎么办?爱是怎么回事?

我没有作出积极的反应。我不知道该怎样反应。我想即便叶子非常明了地对我说,我同样不知该怎么做。我懂接吻吗?我敢拥抱吗?叶子,我太小了,我懂得太少了,我还没有勇气呀!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张玉兰_思文1966年6月13日出生,籍贯:黑龙江省北安人。现住北京,自由撰稿人、文史研究者,作品先后发表在各类报刊杂志,2006年协助著名辽金史专家王德恒先生搞辽金西夏史研究和东北亚丝路,至今已经完成24个课题,文章发表在《知识就是力量》《内蒙古日报》《北方新报》《吉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