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文学百科

广告

飘零花?

2012-03-07 09:23:35 本文行家:姜雨彤

飘零花坐在长途车内,我透过玻璃窗望向远方。突然听到售票员大声喊:“爱城将要到站了,请在爱城下车的乘客做好下车的准备。” 爱城,多么令人心动的地名,我突发意想,何不在这座小城暂时闲居一段时日呢?或许是因为孤独,或许是疲惫的心想要寻求家庭温暖的缘故,感觉这座城市能够让我得以身心的休整。我常年在外奔跑,如一棵飘萍居无定所。 《廊桥遗梦》中,罗伯特·金凯是我最真实的写照。我也如那个最后的牛仔一样,为了寻求

飘零花飘零花

 坐在长途车内,我透过玻璃窗望向远方。突然听到售票员大声喊:“爱城将要到站了,请在爱城下车的乘客做好下车的准备。”

   爱城,多么令人心动的地名,我突发意想,何不在这座小城暂时闲居一段时日呢?或许是因为孤独,或许是疲惫的心想要寻求家庭温暖的缘故,感觉这座城市能够让我得以身心的休整。
  我常年在外奔跑,如一棵飘萍居无定所。

   《廊桥遗梦》中,罗伯特·金凯是我最真实的写照。我也如那个最后的牛仔一样,为了寻求心中的那个美好的梦而四处奔波;当然,在我的心中,同样也在寻找我心中的弗朗西斯卡。尽管已到而立之年,我依然没有寻找到,但我始终相信,她会在某一处地方等着我。

   一直以来,我感受不到亲情和爱情的存在,唯一与我作伴的是那架珍贵的相机,还有一寸一寸的寂寞和孤独。当我听到爱城这个名字,突然萌生了暂时留下来的想法。从未有过的迫切心情,使我在冥冥中感受到也许会在爱城遇到属于自己的爱情。
  我提前下车,在细雨飘飞中,借着路灯朦胧昏暗的辉光,看到电线杆上贴着几张不同的租房启事。我的目光被吸引了。沉重的脚步停下来,我在权衡,对比,取舍,终于选好了一间适合我居住条件的房子。我拨通了租房启事上提供的手机号码,询问对方的房子还租不。房主说当然租啊,随时都可以搬进去。
  我提出现在就想求租。
  房主痛快地答应,并告知我在租房启事上提供的房子地址等他,他一会儿就到。
  我拦下一辆出租车,告诉司机具体的方位,等待房主的到来。
  我提前到来,趁机打量着暂时居住的这栋楼房。尽管是夜晚,我依然能够模糊地看到这座房子年代久远,与此相邻的几座楼房都是属于这种情况。
  周围的几栋楼房几乎看不到灯光。毋庸置疑,这一定是待拆迁的房子。
  正在我心怀疑惑的时候,房主将自行车停靠,赶过来与我寒暄。
  我随着他来到仅四层楼房的301室。环顾四周,一切设施简单又齐全,对于四处漂泊的牛仔来说,这个条件足以让我满意。
  我立即与房主签好租房合同,交了一部分定金。躺在床上,将刚才买的几个还有热乎气的馅饼消灭掉。
  这座只有五十平米的小房子对于孤身一人的我来说倍感温暖。
  暂时栖居的房子在这两个月期间是我的天下。我站在卧室的窗前,望向窗外,对面的整栋楼房只有一个窗户亮着灯,莫非此住户和我一样都是天涯沦落人?一定是的,因为房主刚才已经对我做过简单的介绍,这几栋楼房年久失修,已面临着拆迁,若不是因为拆迁费还未达成共识,现在恐怕已经夷为平地了。由此判断,对面亮灯的人家一定是与我一样是漂泊的旅人。
  我开始对光亮处的主人产生了好感。已经慢慢消失殆尽的激情因此而跃跃欲试。我被自己的想法弄得有些紧张。屏住呼吸,目不转睛地看着对面的窗户。天哪,在亮光的中心有一个漂亮的女人趴在阳台上吸烟。优雅的姿势,落寞的神情,风情而妩媚,慵懒地舒展着身姿。
  我不得不承认,她是个美人,如烟花般绚丽的女人,冷艳而高贵。尤其是举手投足间散发出来的万种风情,吸引着我的目光,时时撩拨着我的欲望。最令我瞠目结舌的是黑色网纹衣下若隐若现的曼妙身躯,我看得眼睛都直了。
  黑色的文胸,黑色的T字裤,如谜一样遮掩了我想探知的欲望,激活了29年的寂寞身躯。
  孤独的旅人一直在不同的地方奔走,从未遇到让我感兴趣的女人,身体就这么耽搁着。
  我隐忍着体内勃发的情欲,如痴如醉地凝视着在异乡遇到的陌生女人。
  也许对面的女人发现有人在窥视她。她仰面呼出一口轻烟,幽幽的眼神随着缭绕的烟雾散入空中后,她转身回到屋内。
  我的心里既惆怅又失落。
  我固执地守望着。并没有因为她的离开而放弃眺望的目光。
  不知在窗前站立了多久。我终于看到她下楼。我的心里别提多兴奋,抓起桌子上的雨伞,快速跑出去。
  她没有打伞,我不能让可爱的女人被雨淋湿。
  我以最快的速度跑下楼的时候,发现雨已经停了。我心里懊恼着失去了与美女共执一伞的机会。只好尾随在她的身后,心不停地怦怦直跳,生怕被她发现。
  我尾随着她来到名为声声爱的酒吧中。暧昧的灯光,靡靡之音的酒吧曲,猎奇的男人和妖娆的女人相互抛媚眼,一切都让人意乱情迷。我很奇怪,她为何会来到这里。
  在这种氛围里,我突然很想要个女人,想要和某个心仪的女人来一次酣畅淋漓的激情燃烧,我的身体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干涸,需要女人的滋润和安慰。
  女人静静地端坐着,拿出一支极细的烟,很优雅地放在嘴里,没有着急点烟,而是在冥思着什么。
  我看着不远处的女人,正在思忖她的心思的时候,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满脸油光,眼睛中射出色迷迷的光,来到女人的面前。
  我的心紧张得提到嗓子眼,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个脑满肠肥的男人将打火机凑在女人的面前。
  打火机闪动的火苗激起我的怒火。我暗暗告诫自己,一定要隐忍着,也许女人认识那个男人也说不定。
  男人色迷迷的眼睛眯成一条线,目光正紧紧盯着女人那熟得如水蜜桃一样高耸的胸。
  女人对男人微微一笑,深吸了一口烟。
  我看到男人的嘴角闪过一丝得意的笑容,从钱夹中拿出一叠钞票塞进女人深陷的乳沟中,并借机捏了一把。
  我感觉心中好像飞溅许多玻璃碎片,那些碎片扎得我疼痛不已。不知哪来的勇气,我猛地冲过去,用力把女人拉到我身边,然后从她的怀中拿出那叠钱扔到男人的怀里,狠狠地说别动她!她不是出来卖的!
  女人惊讶地看着我,迅速挣脱,站在男人的身边,对我大声喊着你是谁?凭啥管我的事情?我就是出来卖的,谁给足钱,我就会跟谁走!
  我从口袋中掏出一沓钱,塞进女人的手中,拉着她向外飞奔。
  女人很配合,不知是我给足钱的缘故,还是她可以摆脱那个粗俗男人而高兴的缘故,她娇笑着说慢点跑,累死我了。
  我放慢了奔跑的脚步,拉着她的手慢悠悠地走在街头。陌生的城市让我倍感亲切,我知道那是因为有她在身旁的缘故。
  这是我感觉最温馨的一晚。家里多了一个女人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她看着我居住的地方,惊奇地说原来我们是邻居,我住在你后面的那座楼,傍晚曾经偷窥我的那个人莫不是你?
  我笑着点点头。
  她如同一朵灿烂的花,妩媚地看着我,纤纤玉指给我宽衣解带。
  我压抑着膨胀的欲望,甩开她的手。我不想让她认为自己对她的好感变成金钱的交易。虽然我多么想变成一头蛮牛在她的身体里横冲直撞,可是,我那颗敏感的心知道,她灿然的外表下暗含着别人看不见的忧伤。
  我将她揽入怀中,自言自语道出我的心里话。她听了以后有些不相信我说的是真心话,紧锁的眉头看着我一脸的真诚,不像是撒谎的样子,挂在脸上的妖媚瞬即消失,被一种幽幽的落寞和羞赧代替。也就是在此刻,她告诉了我她的故事。
  她曾经有一个温馨的家庭,爱她的丈夫,可是幸福的生活只维系了两年,就因为丈夫得了不治之症,被医生宣判死刑,她把房子和家里值钱的东西都变卖了,也没有换回丈夫的命,还欠下20万元的外债。她为了尽早偿还债务,只好出入娱乐场所被人娱乐。
  我深深地叹了口气。
  自古红颜多薄命。听完她的遭遇,我的心里竟莫名地疼痛起来。
  她静静地依偎在我的怀里,很灿烂地说她来到这座陌生的城市已经有半年的时间了,我是她遇到的第一个好人。
  我知道她说的是真心话。试问,如果不是被生活所逼迫,谁愿意走这一步路?
  我温柔地拍拍她的肩头,对她说从明天开始我多找几份工作做,我可以开一个影楼,或者去应聘摄影师,积累财富帮助她还钱。她说她也会去找工作,与我一起开始新的生活。
  她像猫咪一样躲在我的怀里,搂着我的腰说她喜欢这样的感觉,温暖,踏实,她希望可以一直到永远……
  我高兴地说我们能够在陌生的城市不期而遇,就让我们的人生重新开始,过去的一页已经翻过,我们就是对方第一个遇到的人。
  这一晚,我们只是彼此相拥着,呢喃着绵绵不绝的情话,憧憬着光明的未来。我想,未来总该是美好的,它被人们寄予无限的厚望和憧憬。
  我本以为从此可以开始幸福的人生,流浪的人有了爱的牵绊,终于可以不再四处漂泊,可是我的幸福是那样短暂。
  那是三个月后的一天傍晚,已经七点多了,她还没回家,这是以前从不曾有过的。我开始为她担心,疯狂地拨打她的手机,总是提示对方已关机。
  我感觉事情不对劲,放下手头的工作,打的来到她工作的单位,刚迈进那家小公司的大门口,就听到有几个人在议论纷纷说楼顶上站着一个漂亮的女人,穿着紫色的裙子,一直站着,无论谁劝都不下来。
  我知道他们说的漂亮女人一定是她,自从她与我相爱以后,不再穿着黑色的衣服。因为紫色是我的最爱。
  我发疯似地跑进院子里。果然,伫立在顶楼的女子正是她!
  我大声喊叫着她的名字,让她下来,站在那里太危险。在慌乱中,我不停地喊着她的名字,哀求着她立刻下楼,并且大声对旁边看热闹的人求助,让他们赶紧打电话报警。

  她如同一朵紫色的花傲然屹立在深秋的风中,根本不理会我的喊叫,依然站在最高处。
  我跺着脚呼喊着让她站在那里不要动,我这就上去接她回家。她似乎听到我的话,向我挥挥手,示意我不要上来,她有话要说。
  我不敢再动,仰头看着她,她用手语向我表白,从怀中掏出一个白色的信封,在我面前挥动着,我明白她想表述的事情,赶紧点头,挥手告诉她我明白了。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虽然很短暂,但是相处默契,当她看到我点点头,她知道我已经明白了她的心里话。她抬起细弱的胳膊对我挥挥手,纵身一跃,如展翅的鸟儿从高空盘旋而下。
  我飞速地跑过去想要接着她。然而天不从人愿,彼此相爱的人从此阴阳两隔。我抱着曾经鲜活的身体,泪流满面地对她说,我会与你相约来世,那时再也不会和你错过!我会拿起法律的武器为你伸冤,让伤害你的那个上司受到应有的制裁,决不会让你含恨而去!其实你大可不必选择这种方式来证明对我的爱!即使被流氓亵渎,那也不是你的过错!

   一个人坚守着灵魂的高贵,即使被肮脏的东西玷污了躯体,依然不会改变高贵的本质,为何要以决绝的方式伤害自己?

   我抱着她渐渐冷却的身体,骂命运如此的捉弄,骂周围冷漠的人群在发现她站在楼顶后的第一时间内没有报案,却在一旁看热闹!我的手中紧紧握着她的亲笔信,里面有她对我的爱,还有对那个侮辱她的那个男人的控诉,当然,还有她身体上所留下的证据。

   我哭着对她说,无论那个人是否有权势,我不会畏惧,一定要让他受到法律的制裁。
  我的弗朗西斯卡,你说过与我相约一场红尘的浪漫,可是你却提前解约,无论今生走到哪里,我会永远记得你!我今生的女人,来世的爱人!即使你如一朵凄美的花飘逝在风中,与你共同体验的那份短暂而灿烂的爱依旧历久弥新!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姜雨彤姜雨彤,烟台市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散文集《一径纤香》,诗歌、散文及短篇小说散见于《感悟》杂志、《黄河诗报》、《中国建材报》、《中国诗歌在线》、《中国诗歌精品100首》、《新生力文学》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