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文学百科

广告

褶子花开在春天吗?

2012-03-09 15:17:03 本文行家:郑亚芹_子墨

花开小说:褶子花文/子墨舞蝶【一】一个春光明媚的午后。暖暖的阳光碎了一庭院,庭院里的桃花开得正艳,风裹着花香,让春光弥漫开来。这是村长林有财的家。此时村长正端着酒杯对花独饮,心思也仿佛随着这涌动的春色,心旌摇曳,想着如花美眷,是不是会如约而来。末村这些天一直很热闹,因为油菜花大片大片地开了,常言道花最招蜂引蝶,很多外村人也慕名前来,因此有儒雅的,有粗犷的,有温柔的,有恬淡的,有奔放的等等,各种性情

花开花开

 

小说:褶子花

文/子墨舞蝶

 

【一】

    一个春光明媚的午后。

    暖暖的阳光碎了一庭院,庭院里的桃花开得正艳,风裹着花香,让春光弥漫开来。

    这是村长林有财的家。此时村长正端着酒杯对花独饮,心思也仿佛随着这涌动的春色,心旌摇曳,想着如花美眷,是不是会如约而来。

   末村这些天一直很热闹,因为油菜花大片大片地开了,常言道花最招蜂引蝶,很多外村人也慕名前来,因此有儒雅的,有粗犷的,有温柔的,有恬淡的,有奔放的等等,各种性情的人都聚在未村,一居就是几日。游客多了,带给末村的是空前的繁荣。 末村男人们也看准时机,适当地做些小生意,赚取外乡人的银两,好给自家女人买几件鲜亮的衣服。 末村女人们也拿出自己的美食菜谱,留住外乡人的胃,让他们舍不得离去。村长林有财看到这样的场景,更坚信未村今后发展的会更平更开更正。

    “有财啊,在这里想啥美事呢?看哈拉子都掉酒杯里啦!”走进院子的胡之胡看到阳光下满是褶子的老林,突然感觉自己仿佛年轻了十岁,可是又忍不住像平时一样抢白村长几句,也只有这样,才会让胡之胡内心有点优越感。话说教书匠胡之胡,与林有财是发小,两人关系铁的套用一句很肉麻时尚语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可是见面两人就互相抢白,还美其名曰阶级感情就是如此日复一日培养出来的。

    “春来频到林家东,垂袖开怀待好风。来来来,老胡,一起喝两杯。”

    “花满庭,风侵衣。明朝春过小桃枝。”胡之胡也不示弱,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一般风雅的人喜欢喝酒赋诗,更何况是村长和胡之胡这样的隐藏在村庄深处的才子啊。

    这里不得不提一下,话说二十年前,林有财和胡之胡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放弃大都市的奢靡生活,来到青山绿水的末村,想展开手脚大干一番。本来想大力发展农业,让末村成为农业强村,只是殊不知末村油菜太多,而且这些油菜又仿佛村民的心尖子,这让他们舍弃油菜田耕种其他作物,简直比登天还难。万般无奈下胡之胡去教书育人,想把梦想传承给未村的后人。林有财本来想过几年再回都市去,未曾想因为平时大方,总是酒肉招待村民,很多人为了长期有个吃酒的地方,在换届选举中竟然以全票通过的结果让林有财当选了村长。后来林有财家的林豆豆也喜欢上了末村这一方热土,为了宝贝女儿老林也就在末村做村长,这一干就是二十年。

   “老林,听说三千尺明天也来未村,明天我直接接她到我家,你就不要跟我争了。”

   “哪里话,这个我可非争不可了,你又不知道三千尺在我心里的位置,最重要的是别让莫小楼那小子抢先一步啊。”

    话音未落,“咚”的一声,一块砖头从隔壁飞到了村长家院子,把正在讨论谁接三千尺回来的老林和老胡吓了一跳。

 

【二】

    扔砖头的肯定是莫小楼,也必须是莫小楼。

    原因1:砖头来自隔壁院子,隔壁住着的是莫小楼一家。

    原因2:被往院子里扔砖头,这在林有财家已经不是第一次,而敢在村长家扔砖头的,莫小楼是为数不多的人之一。

    原因3:只要是莫小楼交往过的美女,最后都会被林有财抢了去,这让二人从年少时就结下了积怨,而且时间越久,林有财生活中的美女越多,莫小楼就越想给林有财拍砖头。

    莫小楼的砖头虽然也让林有财和胡之胡吓了一跳,可这并不影响两个人喝酒的心情,胡之胡高声说:“老林啊,看你家院子里砖头不少啊,一会儿叫我兄弟胡人来拾掇下,村长家也得讲究讲究啊。”

    莫小楼站在自家院子里,他知道这话是故意飘过来让自己听的,他只是不想告诉他们其实他前天已经和胡人一起喝酒了,两个人商量好以后就是兄弟,一起对抗那个英雄气短、儿女情长的村长。并且胡人和莫小楼也一起怀疑村长的收入了。虽然说村长也曾带领过千军万马,有过峥嵘的戎马生涯,可是自从他来到未村后,很少见他拿锄头去田间劳作,而是他来到未村后村里的诗人莫名其妙多了,很多人做一些酸诗在田头大声念,这让小楼很不理解,你说庄稼人不好好侍弄庄稼,干嘛去作诗啊。物以类聚,人以群居,这些人又常常聚在村长家把酒言欢,日子久了这就让隔壁的莫小楼竟然也会作诗了,莫小楼常常因为自己也可以写一两首酸诗而闷闷不乐。最重要的莫小楼本来不是很黑,可是村长见了他总是莫名其妙地提起小二黑,说自己黑也就算了,说自己二谁乐意啊,所以自从前任村长贾东岸远走他乡后,他就负责时不时地往村长家扔几块砖头,好让林有财明白别以为现在村子一片和谐,那是表面现象。

    胡人是胡之胡的兄弟,自从哥哥去做了教书匠,胡人就负责侍弄包括哥哥家在内的那块儿油菜田,每当油菜花开的时候,胡人就会日夜无法安宁,因为哥哥总是想不劳而获,花开了就想起自己有块儿田地了,把网上认识的一些美女引来赏花,当然还常常打着村长的旗号,因为嫂子面前哥哥总是装得情有独钟的样子。哥哥一遇到啥事情了就喊自己,仿佛自己是个打手似的,专门为哥哥来铲除异己一样。可是胡人生得比村长还儒雅,外表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性情跟村长迥然不同,一直认为自己是做大事情的人,以别人把自己跟村长相提并论为耻辱。

    胡人和莫小楼一致认为村长来村子这么多年,很少见他下地,倒是院落里多莺歌燕舞,还出手阔绰借此笼络人心,有啥了不起,不就是一个有钱人吗,经济来源问题肯定有什么内幕。苦于暗中调查走访多年,村会计那里账目却清晰,但二人认为肯定会查到些什么。而且听说乡里还打算将未村列为先进村,让林有财代表乡里去参加两会。莫小楼和胡人可不想让全村人轻易被代表,所以莫小楼负责在村长家发现端倪及时举报,胡人负责继续暗中走访,想有朝一日让林有财拿着茅台来给自己家送礼尚可平息。

    再说三千尺,本来是莫小楼先认识的。三千尺是美女加才女,家住扬州城,擅长填词作赋。自从耳熏目染莫小楼也能做一两首诗后,莫小楼不想让村长知道自己也开始写诗了,就效仿文化人弄了个博客,将诗歌发到了自己的博客里,三千尺是最早跟小楼点评诗歌的美女,被一个美女如此重视,而且还是扬州才女,这让莫小楼很自得。可是莫小楼的老婆一天跟村长老婆聊天抱怨自家男人不好好种田去开什么博客时,不小心就让林有财知道了,而且看到三千尺送莫小楼的诗歌,林有财立马去拜会三千尺,并且跟聚集在林有财身边的人一起拿来评论,这让莫小楼非常不爽,一想起来就义愤填膺。

    这也就算了,林有财先去见了三千尺,莫小楼不去计较,没有想到自己邀请三千尺来末村看油菜花,林有财和胡之胡竟然密谋他们先去接,明显不把他莫小楼放眼里。

    所以村长家的笑声越大,莫小楼扔的砖头越多。

 

【三】

 

    “滴滴”,一辆宝马车停在了林有财和莫小楼家门口。一头、荣华平平、大李段氏、麦子、宁宁找乐、六六等人紧随其后。林有财和胡之胡看到从车上下来一个穿旗袍的女人,仿佛是戴望舒《雨巷》中的那个女子。

    “三千尺!”老林的一声欢呼让莫小楼跨出门口的脚又收了回去,难道三千尺自己到了?莫小楼赶紧从口袋掏出手机,对着手机屏幕梳理了下不很凌乱的头发,内心有点狂喜,有点羞涩,还有点不知所措。

    “小楼,快出来,三千尺来了!”老林一声招呼,让小楼不得不站在美女面前,小楼羞红的脸和自我解嘲的微笑,在阳光下竟然也笑靥如花。

    “走,咱们去看油菜花去!胡人一声招呼,大家就簇拥着三千尺向那大片大片的油菜花地走去。

    “还没有让美女进屋喝口水呢”,老林的话刚说半截,就被胡之胡推了一把,“快去追美女啊喝啥子水嘛!”

    未村的男女老少,还有大家都喜欢的诗人三千尺,一起来到油菜花花丛间,白云悠悠,笑声荡漾开去。

    “快看,这里还有好漂亮的褶子花!”

    大家顺着三千尺的手势,看到叼着烟望夕阳的林有财和胡之胡,额前的褶子在夕阳的余晖中如花绽放,那么暖那么轻,花香中,竟然读出了一份心灵深处的幸福。

    夕阳不落,美人不老。末村,褶子花开在春天里~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郑亚芹_子墨郑亚芹,女,而立之年,笔名子墨舞蝶..文笔唯美秀气,含羞带露,用赤诚滚烫的文字,书写红尘万象,缠绵缱绻。任四家网站论坛版主,作品刊发于《燕赵晚报》、《大众阅读报》、《经济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