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文学百科

广告

行家:张玉兰_思文时间:2011年11月02日 故事讲述的为故乡范镇四十年代某年的一个镜头。在范镇人的记忆里,这个难耐的时刻为这年的秋天。准确地讲,应该是秋收之后。 …[详细]

行家:枫林坐晚时间:2011年11月04日 生,是完美的,死?古人对死的看法态度迥然,有,泰山坏乎!梁柱催乎!哲人萎乎!的忧虑。有,重于泰山,轻如鸿毛的安慰。有,逝者如斯夫的慨叹。有,未知生,焉知死的回避。有,杀生取义的哀嚎。有,不知说生,不知恶死的乖巧。有,转世的欺瞒,有,升入天堂成仙的诱惑。因而祭奠逝者的仪式总是那样隆重,归根到底就是一个“怕”字而已。一是怕身后的世界空荡荡的一无所知,没人管。其实怎知,世界只是比他活的时间长了些而已。二…[详细]

行家:枫林坐晚时间:2011年11月02日 傻子自认为,“美”一词的核心内涵,无非是合理、自然、协调、标准和神秘,美是大自然本身的定义,“合理”是大自然和自然界所有一切的生存法则,“合理”来自于大自然,不如说“合理”来自于造物主,来自于真实。当美被发达了的人类挖掘出来时,就被粉饰了许多的内容,也开始仿造,有了仿真的美。不管怎么变,人类还不敢公开地将美的内涵变异了,因为除了大自然有美的本性外,人类也要用美来欣赏、来约束、来规范,因此美的真实含…[详细]

行家:姜雨彤时间:2011年11月02日 短暂或恒久野人——光的短暂或恒久 ——品读诗人野人的诗歌《一块光》随感知道诗人野人的名字,是源自于几个月前随意浏览网页说起。当我点击某文学网站的时候,无意中发现有人发表的野人诗作的简评。因为诗评没有勾起我阅读的欲望,所以诗歌也就没有放在心上。直到在前几天,我打开博客的访问记录,发现了野人的踪迹,心里感觉很好奇,就在想,此“野人”是否是与我有一面之缘的野人?于是,顺着诗人野人留下的足迹,我来到他的博…[详细]

行家:姜雨彤时间:2011年11月02日 王德恒的超级帝国王德恒:超级帝王的硬汉帝国——一部超现实的历史纪实小说《硬汉帝国》读后感记得刚读王德恒老师的历史纪实小说——《硬汉帝国》,留给我的感觉是一种深深的触动和读后所产生的欲罢不能之感。于是,每天到博客读一个章节已成为一个雷打不动的习惯。而当我被感动,体味这段从未曾接触过的历史空白而心生的欣喜之情,充满悬念、传奇和野性的辽金历史故事,与作品中的感人情节发生碰撞或者共振的时候,就想写一点浅显…[详细]

行家:姜雨彤时间:2011年10月31日 漂洋过海来看你在这个预示着收获与萧条的季节里,我所滋生的感慨比以往更甚。看着落下的一片叶子,捡拾在手中。感叹着普天下决不能有两片相同的叶子同时落下,就像触动我记忆中让我心痛的那个人,此刻与我永隔着天涯而无法触及一样。我回想起和她的那份爱,那是浸润心灵的爱,一种温情与忠诚的执着。可是即便是自认为坚不可摧的恋情,也会被突如其来的事情所击垮。我对未来构筑的美好憧憬,随着她出国的那一刻起全部消失殆尽。我和…[详细]

行家:张玉兰_思文时间:2011年10月10日 天微露了白,一丝一丝的镀上了她的脸,她的身体。梦呓般的清吟洒落在每一处民屋的角落,沾尘,落灰,与这个最宁静的地方一同晨钟暮鼓。“是,不是。然,不然。是若果是也,则是之异乎不是也,亦无辩。然若果然也,则然之异乎不然也,亦无辩。忘年,忘义,振于无竟,胡寓诸无竟.....和之以天霓,因之以曼衍,所以穷年也。”从西藏回来,天霓便独自生活在那间小屋里,偶而回去看看母亲,也看看爷爷。入了冬,爷爷的身体不如…[详细]

行家:梁迎春时间:2011年10月10日 叶落归根,我对象的工友,与她之间没有太多接触,见过几次面,也没有太深的印象。然而就在前两天发生的一件事,却使我对她有了深刻的认识,那就是为了一个三块九的牙刷。 …[详细]

行家:张玉兰_思文时间:2011年10月10日 她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宫缩的痛苦一阵阵如电击般袭向身体的每一个神经末端,她感到一阵冰凉,是冰冷的金属器械,无影灯惨白的光,周围细碎的话音,以及模糊不清晃动的影子。这些都象寒冷冬夜的剪影,透过弥漫着薄雾的通道,渐渐的模糊,远离。她告诉自己,真的好困,眼睛可以合上,这样会很安宁,平静,终于可以释然了。黑暗中有熟悉的温暖,一双手向她伸来,仿若长辈的爱护,隐含着鼓励的意味,她伸开双臂坦然受之,微笑着喃喃吐…[详细]

行家:张玉兰_思文时间:2011年10月10日 段佳萍怀疑自己要疯了,这种怀疑不是没有根据的,从上一周的那个星期日开始,她就一直惶惶不可终日,似乎遇到了人生中的一个转折点,“啪”的一声,顺溜的日子突然折断了,就折在那个星期日。段佳萍把头埋在枕头里苦苦思索,那个星期日究竟发生了什么。图片1那是个很平常的星期日,丈夫依旧不在家,一早出去找人喝茶去了。她懒懒的睡到中午才起,随便弄点吃的就赶紧的收拾屋子,无非也是拖地板,洗衣服,擦窗户之类的。段佳萍平时…[详细]

行家:梁迎春时间:2011年10月10日 关校长与李书记是几十年的好朋友,几乎每天都见面,每天都握手,每天都相视一笑,但从未说过一句话。 李书记住在一所初中的前院,关校长住在学校的后院,他们的父母都是这所学校的教师,而他们两个人又都是属于精神分裂症,也因此在生活上闹出一些笑话,人们美其名曰,“关校长,李书记,”以至于从来不称呼他们的真实名字,其实也不知道具体都叫什么名。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