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文学百科

广告

行家:绿皮火龙果时间:2017年04月02日 大清丝商,作者城君,长篇网络小说,阿里文学,商战,人性,官场。…[详细]

行家:姜雨彤时间:2012年01月27日 纵情第六章会议新官上任三把火。这把火啥时候烧,能不能烧旺,也需要时机来促成。想到这些,李幼琳感觉自己的头都大了。在金海市政府工作,比不得她在安和团市委工作,这可是没有硝烟的战场,处处都潜伏着暗流和漩涡,人与人之间的明争暗斗无处不在,不光是表现在普通的小科员身上,在市委常委之间也不无处闪现,表面上和气,背地里都憋着一股劲。对于这些,李幼琳都感觉到了。最明显的一次,是市委书记张高峰主持的市里四大班子全…[详细]

行家:姜雨彤时间:2012年01月27日 纵情第五章心腹曲乐恒和李秋平抱得美人归,正在彻夜销魂的时候,李幼琳却在费尽脑筋寻找如何开展工作的突破口。她上任后的新鲜感已经慢慢消失,她也已经真切地感受到一种无形中的压力正在向自己慢慢逼近。这是她自打工作以来,遭遇的第一次压力。虽说让她感到无所适从,但她骨子里的那种韧性时刻在提醒她不能知难而退。宽大的阳台没有光亮,那是李幼琳故意没有开灯,是不想对面的人看到自己。她凭栏而靠,睁大眼睛望向窗外,灯火阑…[详细]

行家:张玉兰_思文时间:2011年12月31日 ……镇子外有一片开阔的打晒场,自从白连喜的部队开进范镇之后,这片不小的打晒场便成了士兵的训练操场,每天都有大量的士兵在这里站队、跑步、卧倒、打反……卧爬在地上的士兵大多时间均在瞄准,很少有枪响声,据说是由于军费紧张没有闲钱用来打靶。白连喜营长一在范镇出头露面,为了扩大充实自己的军事实力,巴克镇长已开始巧立各种名目为白连喜收军事保护费。马大鞭已在马岭关设卡只要路经马岭关的无论男女老少,还是驴、马、骆…[详细]

行家:张玉兰_思文时间:2011年12月31日 望着大伙冲自己一脸信任的脸,李先生只能一口一个:误会,误会了。就在这时人群外突然有声音道:误会,误会啥?李先生,咋不打个招呼说走就走呀?你也太小看我这个镇长了吧?宋福厚冲李先生笑着。图片1巴克和宋福厚站在大家跟前笑呵呵地说:李先生是人才,我们范镇让人才流失到别处,这不成了笑话吗?巴克拍了拍自己的脑脯又说:李先生你得留下来,不教书还可以干其它的事吗?我巴克虽说已是党国的一镇之长,但大家都清楚我斗大的…[详细]

行家:张玉兰_思文时间:2011年12月31日 黄昏。吃饱喝足的民间艺人,各自手持得心应手的乐器,在这兵荒马乱的年月,他们的技艺无处发挥,浑身正憋闲的难受。听说要把他们集中起来欢迎白家大少爷白连喜,他们怀着极大的热情昨晚上便嗓子眼和手一同发上了痒了。身为镇长的巴克简直为这事操透了心,大少爷白连喜是带着部队回来的,这种场面吹《正月正》《小寡妇上坟》《偷南瓜》显然很不对味。思来想去的巴克选中了一个曲儿《硬汉调》,这调儿粗中有细、细中有粗,以牛皮鼓为…[详细]

行家:秦金海时间:2011年12月11日 那些未被你真正入编的爱情,也许才是爱情不曾着装前的模样。匆忙来去的人们,为了做一个恋人,为了得到一个恋人,各自一段忙碌的青春,经营或者怀念………[详细]

行家:张玉兰_思文时间:2011年11月21日 这天夜里,李先生躺在炕上翻来复去怎么也无法人眠。今年七月十五庙会上的那一幕又浮现在了他的眼前。白嫩的瓜子脸、粉红而饱满的樱桃小嘴,两道细长的眉长下有对水汪汪的眼睛,那是一双柔和而充满神秘眼睛,当他们的眼睛穿过人群不期而遇时,他发明发现她冲他投来的一丝含羞的笑,就在这同时他觉着浑身为之而一颤,不知是为了维护自身形象,还是激动过火了。当他的眼睛从天空中再次落地人间时,她却消失在了人海里。当他睁大眼睛四…[详细]

行家:张玉兰_思文时间:2011年11月21日 刘老拐说什么也不知道,人们不解地议论着,那你是怎么被扔进驴圈的?还算你遇上了善鬼,如果遇上恶鬼把你扔在大街上不管,恐怕早冻死你了。莫春大妈这时也顾不上面子了,她站火台前哆哆索索地为刘老拐在煎熬着草药。刘老拐躺在炕迷迷糊糊的也不知自己究竟有病没病?总之昨夜里的事连他都说不清道不白。 …[详细]

行家:张玉兰_思文时间:2011年11月04日 马老爷子一觉醒来天已大黑,准确地说他不是睡醒的,而是被梦中的一个蓝脸红眼睛的怪物吓醒的,丫环端来热茶送上,马老爷子喝完这杯茶后才彻底清醒,他用手指着地上穿着旧长衫的一老一少问丫环这俩人咋了。丫环说:这是粮店的王掌柜和伙计来向您辞行了。图片1什么?辞行!粮店王掌柜说:老爷,这生意没法做了,杂货店的冯乃双也进回了粮油,三江酒店的宋福厚家的面和米卖的比我们便宜的多。我们粮店都三天没开张了,眼看到年底了,…[详细]

行家:张玉兰_思文时间:2011年11月04日 范镇上的马家大院历经三代人的翻盖扩建,如今在方圆百里独一无二。推开三寸多厚的黑漆大门,展现在眼前的是一条方砖铺地的一条笔直大街。在这条街的两侧分别有对称的六道大门,这六道大门的每一个大门内又分过三个院,迎着大门一个院比一个院高,最后一个院为三层楼建筑。…[详细]

行家:张玉兰_思文时间:2011年11月02日 故事讲述的为故乡范镇四十年代某年的一个镜头。在范镇人的记忆里,这个难耐的时刻为这年的秋天。准确地讲,应该是秋收之后。…[详细]

行家:张玉兰_思文时间:2011年11月02日 故事讲述的为故乡范镇四十年代某年的一个镜头。在范镇人的记忆里,这个难耐的时刻为这年的秋天。准确地讲,应该是秋收之后。 …[详细]

行家:张玉兰_思文时间:2011年11月02日 故事讲述的为故乡范镇四十年代某年的一个镜头。在范镇人的记忆里,这个难耐的时刻为这年的秋天。准确地讲,应该是秋收之后。 …[详细]